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荔枝别掉晚上我检查 小学生在车里 我

时间:2022-06-23 09:06:00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她随即用下巴指了指那个办公室:

        “依次进去。”

        “小组之盾”龙悦红当仁不让,端着“狂战士”突击步枪,走入了那间属于霍姆生殖医疗中心主管的办公室。

        这里面积不小,比龙悦红的家还大,地上铺着厚厚的灰色地毯。

        “奢侈!”跟着进来的商见曜做出评价。

        属于整个“旧调小组”的627层14号房间都比这里小。

        它偏左位置摆放着书柜、展览柜等事物,右边属于待客区域,由一组沙发、一张茶几、几把椅子、小型吧台和衣帽架等组成。

        中间背靠落地窗的是一张深黑色的大型办公桌和皮制的靠背椅。

        办公桌的另外一面还有两张人体工学椅。

        “一看就很适合坐。”商见曜跃跃欲试地说道。

        而这个时候,龙悦红发现,这间办公室的地毯上有许多黑色的痕迹,疑似飞溅的鲜血。

        和它们对应的是落地窗前那张大型办公桌表面物品凌乱,四周散落着文件、钢笔等东西。

        “这里应该是有人中枪但没停止前行留下的痕迹。”蒋白棉低头审视起来,“血液一直滴到了那张办公桌前。”

        她之所以说是中枪,而不是被砍,是因为她在近门位置的墙上发现了几个弹孔。

        说话间,蒋白棉一步步走向了那张大型办公桌,商见曜、龙悦红和白晨默契散开,各自防备起一个方向。

        很快,蒋白棉抵达了目的地,看到那张皮制靠背椅上有许多颜色偏深的部位,周围地毯明显较其他区域的要脏,黑迹处处。

        蒋白棉下意识抬起脑袋,望向天花板,发现那里也有疑似鲜血的大量黑色。

        “颈动脉被弄破,鲜血喷了几米高?”她自语了起来。


 

        这是她能想到最合理的一个解释。

        可惜,此地没有尸骨残留,无法证明她的判断。

        蒋白棉又检查了番现场痕迹,转过身来,对组员们道:

        “旧世界毁灭时,霍姆生殖医疗中心有不少人变成了‘无心者’,他们追逐人类,试图猎杀,而其中一名‘无心者’闯入这里,被中心主管,疑似叫做奇科夫的那位开枪打中却没有当场死去,反而冲到对方面前,跳到办公桌上,咬破或者抓破了他的颈动脉,之后,那名‘无心者’将尸体拖走,另找地方享用?”

        “为什么不是他们同归于尽,便宜了别的‘无心者’?”诚实的商见曜有不同的看法。

        蒋白棉磨了磨牙:

        “你说得对。”

        白晨跟着说道:

        “‘水晶意识教’的僧侣究竟有没有上过二楼或者别的楼层,有没有进过这些房间?

        “为什么他们任由文件、书籍、钢笔落在地上,不去整理?

        “难道他们每次都是直奔真正代表圣地的某个房间?”

        “我觉得他们是有进过的。”龙悦红回答起白晨的疑问,“要不然,不可能我们搜寻了这么久,连一具尸骨都没看到。”

        这不符合规律,不符合“无心者”的行为习惯。

        ——他们虽然有可能将尸体拖到更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享用,但很少会背负重物,长途跋涉,也就是说,霍姆生殖医疗中心死去的那些人尸体应该还在这栋楼内。

        当然,这仅仅是混乱年代前期的“无心者”行为习惯,后来许多遗迹猎人发现,随着“食物”的减少和同类的竞争,存活下来的“无心者”们开始组成一个个小团体,分工合作,他们会在狩猎成功后,让其中一名或者多名成员带着食物,返回巢穴,其余提供保护。

        蒋白棉想了下道:

        “也许对‘水晶意识教’的僧侣来说,除了肮脏的尸骨需要清理,这处圣地最好保持原状。”

        她随即下达了命令:

        “到处翻找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最后让普渡禅师念经礼佛,重复在一楼的尝试。”

        蒋白棉是以开玩笑的口吻称呼商见曜为普渡禅师的,但商见曜却一下激动了: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贫僧是除了本体,第一个被承认的商见曜民主协商会成员吗?”

        “……”蒋白棉先是一怔,旋即默默忏悔,“我错了。”

        下一秒,商见曜“呵”了一声:

        “你说清楚,谁是本体?”

        就着这个问题,商见曜们争吵了起来,吵得龙悦红感觉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沉凝严肃气氛飞快烟消云散。

        最终,蒋白棉以组长的威严制止了商见曜们的“友好讨论”。

        按照分工,商见曜和龙悦红去了书柜、展览柜那边,白晨检查起待客区域,蒋白棉将重心放在了旁边的黑色办公桌上。

        她找地方放下了单兵作战火箭筒,弯腰拾取起那些文件、书籍和钢笔。

        蒋白棉快速地一份份翻看完,没什么收获,只好拉开办公桌的抽屉,另寻线索。

        这个过程中,她试着开了开这里摆放的电脑——由商见曜供电,发现它完全损坏了,打算等会拆出相应的存储备件,看格纳瓦能否恢复一些数据。

        时间飞快流逝,过了一阵,商见曜毫不掩饰地开口了:

        “都是些名人传记、管理经验、养马常识、葡萄酒鉴赏,连基因、生殖相关的科学书籍都比较少。”

        “是啊。”龙悦红附和道,“展览柜里有霍姆生殖医疗中心获得的很多奖项,也有什么高尔夫球比赛的奖杯、赛马比赛的胜者勋章……”

        “待客区域很干净。”白晨也给出了自己的搜查结果。

        蒋白棉正待回应,眼角余光一扫,看到抽屉内一份文件上写着“基因研究前沿领域学术讲座安排”这个标题。

        她顺手抽出,翻看起来。

        上面标注的日期让她精神一振:

        这个学术讲座在北方公司代表团拜访霍姆生殖医疗中心两天后。

        蒋白棉立刻凝聚精神,从头到尾仔细

        而这个时候,无所事事的商见曜好奇地走了过来。

        “第一个讲座,基因改造的可能性研究……主讲人,理查.阿卢瓦(北方公司高级研究员……)”

        蒋白棉只是扫过前面部分,就觉得这份文件有足够的价值。

        它说明北方公司的人拜访霍姆生殖医疗中心后,没有立刻离开法赫大区,返回自身所在的城市,而是留了几天,举行了一次联合讲座。

        蒋白棉没迅速往下阅读,反倒抬起头来,沉声说道:

上一篇伊藤舞雪 多人车里 我全身

下一篇1号如何让0号舒服 男女啪啪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