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同桌上课脱我的内内 屈辱走绳调教小说

时间:2022-01-27 08:58:47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萧长泰被拦截,面色更加扭曲和愤怒,对着萧华雍是招招致命,沈羲和是这个时候奔到了近前,她高喊了一声:“北辰——”

 

        这一声呼喊而出,胯下的马儿就朝着二人疾冲而来,原本和萧长泰僵持的萧华雍,迅速避开用力一推,将萧长泰推开,萧长泰猝不及防萧华雍突然撤力,身子差点往前扑,眼瞅着马儿冲过来,他脚下一绕,身子往后旋,堪堪躲过了沈羲和。

        心中却恶念一起,身子后仰,展臂扫剑就要将沈羲和从马儿身上挑下来,只要擒住不懂武艺的沈羲和,萧华雍自然要束手就擒,却万万没有想到,沈羲和等的就是他这一下,在他仰身面朝沈羲和的一瞬间,一把粉末送沈羲和的手中飞出,全部撒在了他的脸上。

        呛人刺鼻的芬芳让他手上的力道一滞,马儿已经迅速与他擦身而过,而他在一瞬间吸入了大量的花粉,顷刻间晕眩感袭来,眼皮刹那千斤重,最后看了一眼模糊的上空,就翻身倒下。

        萧长泰的倒下,让萧长泰的下属慌了神,墨玉和莫远迅速将人给制服。

        沈羲和勒住缰绳转过头看着萧长泰被制服的下属,眸光一凉:“杀了。”

        留着也无用,这些人可是合力想要杀萧华雍。

        将马儿驱上前,她向萧华雍伸出了白嫩纤细的手,萧华雍身上的伤不少,所幸都不重,他皓齿微露,笑容迷人,握住她的手,一跃上马。

        沈羲和等萧华雍坐稳,就调转马头,往来的方向离去,墨玉紧跟而上。

        莫远将昏迷的萧长泰提拎到马儿上,带着几名护卫坠在后面。

        “莫生我的气可好?”萧华雍自身后抱住沈羲和,将下颚搁在她的肩膀上,一边感受着马儿的颠簸,一边低声央求。

        沈羲和抿了抿唇,不言语。

        她现下十分恼怒,恼怒什么自己也说不清,萧华雍一番好意,借此为西北扫清所有陛下的钉子,她应该感激才是,但一想到他为此以身犯险,方才来时又见他处于危难之际,她就怒火中烧,偏自己又没有资格去指摘他,故而浑身紧绷,面色也冷沉。

        “呦呦……”

        “有什么话,回去之后再言。”沈羲和冷声打断他。

        她来时就发现外面还有一批人守着,这些人是故意放她进来,可为了萧华雍她明知凶险也不得不闯进来。现在他们抓住了萧长泰,这些人就等着两败俱伤之后,渔翁得利。

        这些人必然是陛下派遣而来的人,陛下能够调动的,隐藏在西北的人比他们设想得要多,裴展都已经带了上千人从另一边赶来,这边还埋伏了数百人!

        “我要说。”萧华雍其实知道佑宁帝绝不会什么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佑宁帝凡是都会做两手准备,最大程度确保猎物不会从他手中挣脱。

        他没有安排人靠近萧长泰设陷的地方,是因为萧长泰警惕,不意味着在后面他没有做准备,否则哪里用得着他孤身一人来寻萧长泰。

        其实萧长泰并不足为惧,他带了海东青来,只是万万没有想到海东青被沈羲和唤走,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经历方才的惊险。自然,这话不可说与沈羲和。

        “我很欢喜,呦呦来为我解围。”萧华雍此刻像个任性的孩子,哪还有半分对付萧长泰时的杀伐果决,老成持重?

        海东青在天空之上盘旋,沈羲和已经发现它的方向偏离了他们来时的方向,她的记忆极佳,但沈羲和没有迟疑,她选择跟着海东青的方向。

        “呦呦,你不理我。”萧华雍将沈羲和搂得更紧了一点,有些委屈地控诉。

        沈羲和不想理萧华雍,她这会儿胸口憋着一口气,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对萧华雍说了重话。

        “呦呦,你看你明知我有危险,明知来为我解围,也会随我一道陷入险境,不也毫不迟疑来寻我了么?”萧华雍委婉道。

        你以身犯险我都没有恼你,你也别恼我了。

        这就是萧华雍要表达的意思,沈羲和听了只觉得更加恼怒。

        沈羲和正要开口说什么,这时候却变故突生,本应该昏迷许久的萧长泰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拳朝着莫远袭去,好在莫远反应敏捷,迅速躲过,萧长泰却趁此滚了下去。

        沈羲和等人迅速勒马,萧长泰明显是憋着一口气,才苏醒过来,其实他吸入的迷香不少,头脑昏昏沉沉,根本逃不过沈羲和这么多人,他顺着山坡一路滚下去。

        萧华雍见此,冷笑一声,骨哨一吹,海东青一掠而过,很快就将萧长泰拦截,萧长泰还想挣扎,海东青烦了,接受过训练的它知道,主人是不允许它把这个活物弄死,它巨大的翅膀一扇,就把人给扇晕了过去。

        萧长泰很快又回到了莫远手上,这一次莫远为了以防万一,将人给困住。

        只不过他们这一番折腾,少不得吸引了埋伏的人,这些人朝着这个方向追击围堵过来,不过有萧华雍安排的人与之纠缠,他们根本追不上沈羲和。

        只不过这一群人当中有个领头的,十分悍勇,竟然冲出重围,朝着萧华雍他们狂奔而来,看着距离缩短,萧华雍抽出沈羲和的弓箭,一个纵身转了个方向,靠在沈羲和的后背上,挽弓射箭,一气呵成。

        这把弓是为沈羲和量身而做,对于萧华雍而言就有些许不趁手,却也没有想到那小子竟然能够闪躲开,倒是让萧华雍高看一眼。

        陛下培养出来的猛将,萧华雍眯了眯眼睛,他正要越下马儿去亲自了结这人,一抹绯色身影飞掠而来,越过他们落在了正中央,阻断了来人的路。

        萧华雍扬眉,看到萧长赢,他丝毫不意外。

        也不在乎萧长赢猜测他与萧觉嵩的关系,从他通过老五的手给陛下一颗定心丸之后,以老五的聪明,自然会怀疑他与萧觉嵩之间的关联,不过至多也就是猜测两人私下有勾结罢了。

        既然萧长赢要挺身而出,萧华雍也就成人之美,他反而伸手拍了拍马臀,使得马儿加速离去。

萧长赢知道那是陛下的人,就不会留活口,否则就是暴露他私自来了西北,想来他敢这么久的逗留,京都定然是有萧长卿给他打掩护,故而他绝不能暴露人不在京都。

        为防止有个万一,萧华雍还是将海东青留下,萧长赢若是不敌,海东青相助一二尚可。

        他们先是往高处走,越往上越能看清下方的厮杀,两方对阵,不亚于铁血战场。

        沈羲和越发用力扬鞭,迅速越过高山往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眼看着他们距离平原不远,只要入了平原,基本就不可能再遇上埋伏,却不知哪里射来了一支暗箭,箭矢之上包裹着熊熊燃烧的一簇火,从他们的视线一掠而过,射在了树木之上,树木瞬间点燃。


 

        一棵树木点燃,火势迅猛蔓延,迅速又蔓延到前后左右四颗,如此迅速,只是眨眼间,四周就成了一片火林。

        树木着火,燃烧的叶子飘落,带着火焰,落在地面上,地面上落叶极多,日干天躁,很容易就蹿起了火舌。

        “陛下手中,不乏聪明之人。”萧华雍抬起头,看到了一根极细的丝线在树顶端,与其他树纵横交错,火势会这么快,是因为这根铁丝细线引着火,而西北风干,树木枯燥,极容易燃起来。

        前方大约有一里路的距离,却已经成为了架起来的火桥,而他们在火桥之下,火势越发迅猛,也不知他们在树叶上做了什么手脚,树叶带着火像蜡一般滴落下来。

        真真正正形成了一场火雨,这要是滴落在了人的身上,少则要烫落一块皮肉,若只是烫掉一层皮肉到也罢,只是先前沈羲和尚且没有闻到,现下火势蔓延开,空气中一种独特的气息也飘散出来。

        “麒麟角的气息……”沈羲和凝眉低声道。

        胯下的马儿十分不安,沈羲和努力将之控制住。

        “麒麟角?”博闻广识的萧华雍都未曾听闻。

        “是生于天竺的一种绿植,汁液与滴水观音一般有剧毒,它比滴水观音更霸道,能灼伤肌肤,顺着伤痕毒素蔓延到体内。”沈羲和对萧华雍解释。

        本朝没有海禁,沈羲和时常会命人去搜罗扬帆出海的商贾带回来的奇花异草,尤其是对有毒之物更有兴致,麒麟角她有幸得到过,并且以此做过许多检验,对它的性能了若指掌。

        眼前一滴一滴的火焰包裹着树叶纷纷抖落,看起来犹如一场炫目的火雨,在山林间串着水晶珠儿般连着一滴滴砸落,偶尔日光包裹更是夺目异常,透着点妖冶,可若是不慎沾上,随时能够致命。

        “我们……再择路而行?”沈羲和自问眼前这样的局势她无法破解。

        设局的人怕是想到了这是他们无法堵住的出口,萧华雍他们定会选择这条路,所以才会在这里设下这样的困局,企图从后面再包抄他们,让他们难以逃出生天。

        却没有想到他们到底低估了萧华雍,萧华雍安排的人不仅拦住了裴展,也将他们给堵得根本追击不过来。

        离去的路就那么几条,要么就重回战圈,其他位置的路未必没有毒蛇或者其他未知潜伏的惊险。

        萧华雍轻声一笑,他黑亮的双瞳上下扫了扫树木,瞥见旁边的护卫,一个纵身而起:“刀来!”

        在他飞跃到高空之时,沈羲和的护卫下意识就将刀扔了过去,萧华雍于半空之中握住了刀刃,双手握住刀,招式快如疾风,沈羲和都没有看清楚,他落下时横扫一刀,刀锋距离最近的一棵树尚有三五步的距离,可那一股强劲的气力,愣是宛如形成了霜白的实质气力,如同水波一般涤荡过去,咔嚓一声,恰似枯枝被才断的声音在寂静之中响起。

        萧华雍还保持着挥刀的姿势,尚未站立起来,咔嚓咔嚓的声音迅速响起,距离他近前的两棵树倒下去,紧接着后面两棵树也倒了下去,就连一排的第三棵树都出现了裂痕摇摇欲坠。

        沈羲和从未有过这般惊愕,黑曜石般的瞳孔忍不住放大,就连墨玉和莫远都是心口一凛。

        这样的武艺,他们只在话本子里听说过,他们都是习武之人,对武艺更能精准的把握,原以为这样的武艺只存在话本子,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当真能够亲眼所见。

        树往后倒下,再也没有裹着火的树叶落下,地面烧起了火,沈羲和见了吩咐墨玉:“将马蹄包裹起来。”

        他们是西北长大,随时都会面临战乱,有时候作战会遇上各种恶劣的环境,一些必备的东西,他们都是下意识携带,包裹马蹄的脚套也是必不可少。

        寒刀划过,一颗颗树倒下,树木倒下,地面上的火焰更旺,萧华雍转身对沈羲和等人道:“先走。”

        再不走,这大火必然会烧得令人无法通过。

        沈羲和等人刚好将马蹄包裹好,她转身叮嘱莫远:“你们先行。”

        她必须跟着萧华雍,火势大起来,有马儿在会更快逃脱。

        “太子妃,属下留下,太子妃与墨玉先行。”莫远高声道。

        他怎么能让太子妃留在这里以身犯险,而且这个火势……这段距离如此之远,随着越来越多的树木倒下,大火必将越来越难以扑灭,可这些树若是不砍倒,上空低落的火叶子落在身上,包裹在叶子里的毒液会侵入体内。

        莫远这会儿只恨自己学艺不精,若他有萧华雍这样深厚的功力,无需立在树下,远远就能隔空斩断壮硕的树干,就不用萧华雍留在这里。

        “我要的是服从。”沈羲和冷声道。

        “太子妃……”

        “都出去。”萧华雍又是一刀,层层力量荡开,削断了两排几根树,稳住身子后沉声道。

        宽大的袖袍滑落,他握着刀的手其实隐隐在发颤,如此断树实在是耗费气力,火势渐猛,呛人的烟雾弥漫到鼻腔,也令他很不适应,沈羲和留下他更容易分心,只有她安全了,他才能心无旁骛。

 

    火光肆掠,映红了半边林子,沈羲和抬眼望去,萧华雍眸光深沉不容拒绝,她抿了抿唇,终究选择相信他,扬鞭纵马,当先带着人往前。

 

上一篇 很肉到处做的文 宝贝你看这上面全都是你的水

下一篇我29有个50岁的老情人 被同桌伸进内裤揉捏到尿出来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