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枪挑贵妇肥臀好爽 爆乳肥臀奶牛性奴类小说

时间:2022-01-21 09:42:38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姐弟俩很快吃完晚餐。

“‘火苗’同志,我谨代表组织与你进行谈话。”程敏表情严肃,“请如实、详细向组织汇报你被捕前、被捕时、被捕后及至被释放之过程,无撒谎、无隐瞒!”

“是。”程千帆点点头。

他详细的汇报了自己在火车站外等候,被军警突然抓捕、向吴、谢两位同志示警令其撤离。

此后被抓捕至龙华监狱,在监狱中所见所闻,特别是详细介绍了有一个婴儿在牢房出生的事情。

“翠敏还活着?孩子出生了?”程敏激动的问。

“我仔细听了狱中同志们的说话声,确实是有一个男婴儿刚刚出生,孩子起名叫做谢思明。”程千帆说道,“推测应该是葛翠敏同志与谢文章烈士的遗腹子。”

程千帆觉察到程敏无比激动,猜测葛翠敏同志与姐姐的关系不一般,不过,他什么都没有问。

即便是自己的同志,有些事情也不能乱打听。

“太好了。”程敏点点头,高兴的说,“你的判断有道理,很大可能是葛翠敏同志的孩子出生了。”

旋即,程敏露出悲伤的神情。

程千帆没有说话,他能够理解姐姐的心情,烈士的遗孤在血腥的牢房内出生,他的心中也是极为难受。

他当时就在监狱,感受比程敏来的更加深切,更加痛苦。

……

程千帆继续汇报情况,讲述了在刑讯室见到了齐伍以及盛叔玉,齐伍向他通报了三本次郎即将履新沪上之事。

以及齐伍向他办法二等云麾勋章,并最终离开龙华警备司令部返回巡捕房的过程。

听闻程千帆被军警逮捕的时候,齐伍就在火车站外面,正好目睹这一切,程敏也是心惊胆战

再晚几秒钟,弟弟就要同吴欢以及谢若男接头了。

端地是险之又险。

她真的是差点就失去了弟弟!

“‘火苗’同志,根据你的观察,被捕的学生中的我党同志,有无暴露之可能?”程敏问。

“很危险。”程千帆皱了皱眉头,“敌人在火车站附近抓捕如此众多学生,显然是事先得知情报,学生中,甚至是沪上学工委内部极有可能有敌人之内线。”

“此外,齐伍是特务处著名头目,此人极为狡猾,手段残忍。”

“‘火苗’同志,对于齐伍来沪之事,说说你的看法。”程敏继续问。

“据我推测,情况很可能如齐伍所说,是为了阻止学生去南京游行之事,同时因为‘青鸟’小组电台出了问题,兼来沪上与我通报三本次郎之事。”程千帆停顿了一下,“我有一种直觉,齐伍在向我示好,故而他亲自来沪上为我颁发勋章。”

“甚至,为我颁发勋章,才是齐伍此行的主要目的。”

不是程千帆自傲和自恋,他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三件事中,齐伍对亲自向他颁发勋章之事是最重视的。

程敏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这些情况她要向彭与鸥汇报后,两人共同讨论,并且向西北总部去电汇报。

“‘火苗’同志,你确认刚才所述无隐瞒,无撒谎,所述情况均属如实、客观?”程敏表情严肃问。

“我确认。”程千帆表情认真,点点头。

“‘火苗’同志,此事我会向彭与鸥同志汇报,联名向总部汇报。”程敏露出释然的微笑,以她的判断,弟弟所述的情况是真实的,逻辑清楚,很合理,且经得起考察,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很多时候,同志们最怕的不是被捕,而是脱险后有些事情说不清楚、造成误会。

“我相信组织上会给我客观、公正的评价,‘火苗’一颗红心忠于党,经得起考察。”程千帆沉声说道。

“‘火苗’同志,你有权利向总部去电,你有什么需要向总部汇报述说的吗?”程敏问。

不仅仅她和彭与鸥要联名向总部去电,程千帆作为直属于总部的王牌特工,是有权利和资格直接和总部联系的。

“我请求总部慎重考虑组建‘火苗’小组之事。”程千帆沉吟片刻,咬了咬牙说道,“我的身份极为隐秘,但是,现在知道我身份的同志太多了。”

不是他畏难和贪生怕死,也不是他不相信其他同志,而是经过此事,程千帆真的觉得成立‘火苗小组’弊大于利。

且他从参加革命工作以来,一直都是身份极为神秘,在特科内部也是最隐秘的王牌特工。

单线联系,独来独往,这也正是他在去年的大搜捕中能够保存下来的最根本的原因。

叛徒李香君供述出包括‘竹林’同志在内的特科多名同志,造成特科几近全军覆没之毁灭性损失。

但是,敌人却一直没有抓住‘陈州’,便是因为他的身份只有特科领导‘竹林’同志一个人知晓,叛徒李香君只知道‘陈州’这个代号,并没有见过他。

不然的话,他已经在去年的大搜捕中被捕、牺牲了。

程敏深深地看了程千帆一眼,点点头,“我会将你的意见如实向总部汇报的。”

程敏看了看时间,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姐,这个安全屋,我不会再来。”程千帆说道,“这里还是留给你备用。”




 

程敏没有拒绝,这本就是她此前就同意的,而且她知道弟弟的脾气,她是无法再拒绝的。

姐弟两人握手道别。

“弟弟,保重。”

“姐姐,一定要注意安全。”程千帆将用油纸包好的绿豆糕递给姐姐。

姐姐接过绿豆糕,摸了摸弟弟的脑袋,眼神温柔,随即转身开门,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中。

安纳金路。

彭与鸥来回踱步,不时地掏出怀表看时间。

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再过半小时,如若程敏同志还没有回来,他与邵妈就要考虑撤离了。

就在此时,房门被敲响。

“谁?”邵妈警觉问。

程敏低声说出约定好的暗号,邵妈立刻开门,程敏闪身而入。

看到程敏安然归来,彭与鸥长舒了一口气,神情振奋

程敏回来了,也基本表明‘火苗’同志是安全的。

“我在外间放哨。”邵妈不用程敏开口,就主动说道。

程敏与彭与鸥到了内间,她拿起桌子上给她准备的凉白开,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擦拭了嘴角,开始汇报情况。

彭与鸥的表情连连变化。

他为葛翠敏同志依然活着,并且孩子已经出生而高兴。

也为诸多进步学生被逮捕而难过。

更为‘火苗’同志竟然险些被齐伍亲眼目睹火车站接头之事而震惊和后怕。

同时对于沪上日特将成立‘联合特高课’之事警觉。

三本次郎是‘火苗’同志的‘熟人’,这是好事,同时却也意味着‘火苗’同志的隐蔽环境更加恶劣而担心

根据‘火苗’同志所述,‘联合特高课’不仅仅对外抓捕抗日志士,还有着对内监视日人内部的功能,这无疑会使得‘火苗’同志将面临更加残酷的环境。

“是我的责任,安排‘火苗’同志在火车站接头,我要负主要责任。”彭与鸥沉声说。

事情已经清楚了,‘火苗’同志是被敌人误抓。

若非‘火苗’同志素来谨慎,提前在国府特务处那里报备,有充分的理由令齐伍没有产生怀疑,‘火苗’同志就危险了。

“彭书记,‘火苗’被捕之事的内情已经十分清楚了,我提议以你我的名义向总部去电,详陈此事。”程敏说道。

“可以。”彭与鸥沉声说道。

程敏书写了电文,彭与鸥审阅之后,又拿出铅笔加了一段话,这是彭与鸥自己向总部做出的检讨。

随后,程敏从房内取出电台,向西北总部发报。

发完这则电文,程敏又代‘火苗’同志向总部同样去电一则。

关于‘火苗’去电总部之事,陈敏没有告知彭与鸥,不是不信任彭与鸥,也不是要隐瞒。

按照组织纪律,‘火苗’有权向总部去电,这是直属于总部的王牌特工‘火苗’与总部之间的联系,彭与鸥没有权限知晓

彭与鸥虽然是‘火苗’的上线,但是,这属于总部安排彭与鸥代为领导‘火苗’。

‘火苗’的组织关系在总部,在‘农夫’同志那里,甚至是属于‘翔舞’同志之直管特工。

电报发出后,两人焦急的等待。

大约一个小时后,总部回电了。

上一篇男人调教女人sm的视频 揉搓折磨花蒂

下一篇陪读妇乱子交换小说黄文 真实肉莲法器照片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