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保洁员脚下的白领奴后续 np小说纯肉高辣宠文

时间:2022-01-14 08:55:43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这里是何关租住之处。

程千帆没有找到何关,却是碰到了慌慌张张的来此寻找何关的金克木副总巡长以及何夫人。

“金头!”程千帆向金克木敬礼,“这是怎么了?”

“千帆,你有没有见到阿关?”何夫人急切问。

“阿姨,我也是来找阿关的。”程千帆说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阿关留了一封信,说要去投军。”何夫人哭哭啼啼说。

“什么?”程千帆惊讶不已,何关要去投军,没听这小子提起过啊,“信呢?我能看看吗?”

金克木从是身上摸出信,递给程千帆。

“千帆,你脑子灵光,你分析分析这个杠头会去哪里。”金克木气的拍了拍脑门,“我现在脑子有些乱。”

……

程千帆用手电筒照着看信。

字很丑。

没错,这是何关的字。

果然,正如何夫人所说,何关在信中说,他要去投军。

“日人灭我中华之心不死,两国国力差距悬殊,要保我宗庙、护我华夏传承,唯有死战!”

程千帆微微皱眉,这话听着不像是何关说的,他没这水平,这更符合方木恒的口吻。

“儿子不孝,妈妈你要保重身体,忠孝不能两全,妈妈莫要怪我。”

这话是何关的口吻。

程千帆仔细的叠好信纸,“阿关什么时候不见的?金头通知兄弟们帮忙找人没?”

“很多人都在帮忙找了。”金克木眉头紧锁,“吃罢晚饭,这小子说回房休息,后来他妈才发现人不见了,只有一封信。”

“千帆,你是阿关的好朋友,你帮帮忙,帮我找他回来。”何夫人哭哭啼啼,“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阿姨真的活不了了。”

哭着,何夫人嚎啕起来,说自己对不住丈夫,大儿子不在了,小儿子也没管好。

“我知道阿关在哪里。”程千帆思忖片刻,缓缓地说。

法国大公园。

夜色深深。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安静的伫立,偶尔有风儿吹来,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一颗系了红丝带的法国梧桐树下,背着行囊的何关站在那里。

“阿关。”远远看到儿子,何夫人就要走过去,却是被弟弟金克木拉住了。

“不要打扰他。”金克木叹口气说。

三人放轻脚步,慢慢靠近,沉浸在情绪中的何关并没有发现三人。

“哥,我要离开了。”何关摸着系着的红丝带,这是哥哥殉国后,妈妈亲手系上去的。

他的手用力的摩挲梧桐树上的刻痕。

天黑看不清,他用心去看。

哥哥何栾比他大六岁,兄弟俩从小关系好,他还记得哥哥第一次带他来到这棵梧桐树下,两个人用石块在树上刻身高。

此后,有时候一年,有时候两年,这棵树上的刻线,是兄弟俩的年轮。

一切在民国二十一年戛然而止。

一二八抗战。

何栾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五军陆军第八十八师奉命坚守庙行。

在沪上媒体热烈欢呼、报道‘庙行大捷’的时候,何家收到了一名军人送来的带血的遗书。

“哥,你交代我要好好照顾妈妈,我做得很不好,总是惹妈妈生气。”

“你知道的,我脾气冲,每次都想着要好好改正。”何关挠挠头,“却总是改不了。”

“你的遗书送到家中的时候,家塌了,妈妈抱着我哭。”

“我对妈妈说,以后也要投军,为你报仇,妈妈狠狠地打了我。”

“我害怕妈妈生气,以后没有再提,不过,这个念头就在心里,一直都在。”

“我一个朋友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国家危急,民族危急,需要鲜血和牺牲来浇灌胜利……

你别笑我,我好不容易记全了这句话,我说不出这样的话,就觉得这话说的真好。”

“哥,我喜欢上一个女孩。”何关露出笑容,“我对她说,若是活着回来,就娶她。”

“哥,我偷偷留了信给妈妈,说了我要去投军的事情,妈妈一定很伤心,很难受,你会怪我吗?”何关抽了抽鼻子,“妈妈这会一定在骂我。”

他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眼角,“我以为自己很厉害,可这还没有离开,想到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妈妈,我就有点想妈了。”

“阿关!”何夫人再也控制不住,嚎啕着冲过来,直接扑向儿子。


何关抬起头,眼睛红红的,满眼震惊的看着。

“妈妈、舅舅、千帆,你们怎么……”

话没有说完,就被老娘捉住了,抬起手,一巴掌打在脸上。

何关被打的猝不及防,没有躲。

又是一巴掌。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打死这个杠头。”何夫人一边打,一边哭,“现在打死你,省得你气死我。”

“妈妈,我没错,我要去投军,我要给哥哥报仇,保家卫国。”何关一边躲着,一边吼道。

“保家卫国!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人,凭什么,凭什么可劲儿指着老何家。”何夫人嚎啕,“你哥没了,妈的心被剐去了一半,你要是有三长两短,妈可怎么活。”

看着何关被她妈妈又打又骂,程千帆在一旁,他扭过头去,吸了吸鼻子,他羡慕何关。

就这样,留下书信要离家投军的何关被抓了回来。

何家是一片鸡飞狗跳。

何关是铁了心要去投军,放下话说,今天能抓他回来,但是,他还会继续偷跑。

何夫人气的几乎晕过去。

“阿关,你要气死妈妈吗?”何夫人哭泣。

程千帆悄悄离开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劝何夫人同意何关去投军?

何关是何家的独苗了,他就是何阿姨的命根子,何关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何阿姨可不得有个好歹?

劝何关不要去投军,老老实实的当巡捕少爷?

这话他也说不出口。

此外,何关此前同方木恒以及刘波搅和在一起,可是把程千帆吓得不轻。

何关是冲动的性格,容易上当受骗,他继续呆在巡捕房,早晚会惹出大乱子。

如此来看,何关去投军,似乎反而也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

但是,这话他不能说,他不忍心看何夫人那悲痛的样子。

第二天,程千帆在巡捕房见到了心事重重的金克木。

“金头,阿关怎么样了?”程千帆问。

“好说歹说,阿关总算是听话了。”金克木接过程千帆递过来的香烟,点燃,吸了一口,叹口气说道。

 

上一篇与长辈禁忌文h古代快穿 我被黑人的粗大

下一篇被他添的直接尿出来了 乔枫和杨丽十五章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