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国产剧情糟蹋女警花 娇嫩紧紧绞住他的粗大

时间:2021-11-25 09:12:56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容野无奈看她,摸摸她发梢:“我有很多方法让那?些声音直接闭嘴,但我知道你都?不喜欢。以我家瑶瑶的能力,只要?一部主演的电影能顺利上?映,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对你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瑶瑶,我跟你道歉,”他音量低低的,声线里沁着诱哄,“你理解我,看见你受委屈,我不可能无动于衷,这样是我的最大?让步了。”

        《梦境山》这边刚进入尾声,《浓雾》就开始筹备上?映了,喻瑶作为女一,为剧组的宣传忙得不可开交,跟容野的相聚多半都?是在?车里和路上?。

        有时候她很晚回到家,只能抱着他的腰沉沉睡过去,隔天一早醒来,看见他脸颊边还留着自己色号的唇印,完全不记得她大?半夜什么时候亲的,他居然也不舍得擦掉。

        喻瑶忙到几乎记不清日子,半个月后的凌晨,她突然从梦里惊醒,惶急地拿过手机把日历翻出?来,怔怔看了会儿,眼睛通红地坐起来,抱住膝盖把头埋在?上?面,肩膀轻微抽动。

        容野睡得很浅,立即睁开眼,起身把她搂过来。

        喻瑶掐着眉心,懊悔地蜷着,沙哑开口,已?经带了强忍的哭腔,有点语无伦次:“明天是我爸忌日,我以为,以为还有两天才到,他只喜欢那?种花材,很少?见,要?提前?订,最少?也要?一天,我……”

        凌晨三点。

        容野给她抹掉泪,下床拿了件有帽子的长风衣把她裹上?,光裸的脚套好袜子,干脆地把她抱起来,开门下楼。

        “阿野……”

        容野低头,唇对唇压了她一下,轻声说:“嘘,别动,再等几秒,有惊喜。”

        他大?步走到楼下那?辆常开的库里南后面,后备箱开启,喻瑶的视线被勾着,眼睛逐渐睁大?,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后备箱里,是已?经准备好的那?种小众花材,按照喻青檀在?世时的喜好搭配成束,旁边还有给程梦的单独一份,也丝毫不差,是她一看到就会笑的样子。

        那?时夫妻两个经常会彼此送花,再抽出?一支最娇小的粉白玫瑰,别在?小女儿的耳边。

        喻瑶回过身,揽住容野脖颈,眼泪滴在?他温热的皮肤上?。

        “你又知道了……”

        天光还没亮起,夜幕是温润的黑,像爱人深不见底的眼睛。

        容野把她放在?后备箱的前?沿上?,顺着她微乱的长发,安静地吻:“不止知道,我亲眼见过,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眼神着魔一样追着你跑,看你耳边那?朵小玫瑰什么时候会掉,如果你不要?了,我就过去捡起来,藏进怀里带走。”

        蔫了没关系。

        沾上?尘土也没关系。

        在?她耳边停留过,就值得他开心很久,拿到没人的地方,小心翼翼,虔诚地去吻一吻花瓣。

        容野手指触碰她绵软的耳朵:“瑶瑶,都?交给我,除了花,我还准备了菜和他们爱喝的梅子酒,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

        他渐渐紧绷:“只要?你带我去就行?了。”

        喻瑶心软成泥,在?夜风里抬起头,盯着他那?张昳丽的脸:“不然呢?你还想?逃避见家长不成。”

        得到她允许,容野瞳中镀上?一层鲜明的亮色,只是一桩顺理成章的事,也让他高兴得像是抢到了无价珍宝。

        喻瑶回去又睡了两个小时,六点不到就起床,以为她够早了,没想?到身边是空的。

        容野换上?了集团会议才会穿的黑色正装,领口一丝不苟,见到喻瑶就认真?问:“瑶瑶,我这样合格吗?”

        喻瑶歪头上?下打量:“过分晃眼睛了,我爸妈看了要?不放心的。”

        容野唇一扬:“不会,我只晃给你看。”

        喻青檀和程梦合葬在?城郊山上?的公墓园,清晨六点半,天色将明未明,树叶草尖上?还凝着露水,空气有凉润的潮气。

        容野没有叫任何人跟,自己提着花束和那?么多食盒,喻瑶看得心疼,抢过来帮他一起拿,慢慢踩着石阶走到山上?时,看见合葬墓前?站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

        喻瑶停住,“外公”两个字到了唇边,又咽回去,神色复杂。

        程怀森听到声音转过头,苍老?脸上?露出?一丝被现场撞破的尴尬和不自在?,他杵了杵拐杖,硬邦邦说:“我……我来看我女儿。”

        喻瑶没说话,牵着容野,把花和食盒都?放下来,墓前?已?经有了不少?东西,都?是程梦少?女时候喜欢的小物件,还有一支明显男人用过的钢笔混在?其中。

        程怀森更要?脚趾抓地了,掩饰地清清嗓子,不带感情地说:“钢笔是……喻青檀以前?落在?我那?的,我拿过来还他,没别的意?思?。”

        喻瑶还是不吭声,容野守护灵般往她身边一站,不言不语,也让程怀森脊背发僵。

        两个小兔崽子。

        程怀森哽了一会儿,想?走又迈不开腿,见喻瑶依旧不搭理他,才尽量端着威严,沉声道:“那?次寿宴,我逼你跟彦时订婚,说的那?些是气话,无论你信不信,喻青檀来找我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病情发作了。”

        “如果我那?时能看出?来——”

        他有些激动地握紧拐杖,终究是没有说完下面的话。

        没有意?义了。

        人已?经不在?了。

        他就算明白这一生很多事都?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也早就失去了挽回的余地。

        “我妈不会后悔,所以,”喻瑶终于看了他一眼,“你也不需要?后悔。”

        程怀森沉默许久,目光在?容野和喻瑶中间徘徊了好几圈,不少?长辈的话想?说,但琢磨了半天,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立场和底气开口,这要?是被怼就太没面子了。

        他憋住了,腿脚有点沉重地准备下山,走出?几步之后,喻瑶在?后面喊了他一声,等他回过头,喻瑶挽住容野臂弯,弯眉笑了一下:“还没跟你介绍,这是我男朋友。”

        程怀森愣了,皱纹盘结的眼角渐渐挤压出?深刻纹路,人也挺胸抬头起来:“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跟容野能成,以前?还死活不乐意?,到底还是要?嫁豪门了吧。”

        喻瑶后悔了,什么叫本性难移,这就叫!

        但她唇边的笑痕并没有消退。

        程怀森根深蒂固地对容野打怵,所以也没敢轻易跟他搭话,满足地一个人下山,七十来岁的身体比上?来时轻快了不少?。

        等程怀森离开后,墓前?再也无人打扰了。

        容野垂眸,手指落在?墓碑前?的一张合照上?,是喻青檀和程梦结婚证的证件照,那?时是大?红,现在?是黑白,但照片里互相依偎的两个人,不被时光冲刷,仍然浓墨重彩,精雕细刻。

        他看得微微失神,翻涌的眸底无声流淌出?羡慕。

        如果这是一个人最后的归宿。

        他羡慕喻青檀,能长长久久守在?爱人左右。


        他也想?身死那?天,能葬在?瑶瑶的身侧,无论做人做鬼,转世轮回,都?能追着她,护佑她,地下冰冷,但只要?能够相拥,也并不可怕。

        喻瑶在?摆祭品,简直要?晕了,狗崽子这是带了多少?菜来,各个装着精致小盒,还都?是爸妈从前?的口味,连梅子酒都?不差,是以前?喻青檀最爱陪老?婆喝的那?个手酿牌子。

        她失笑,仰起头问:“阿野,你准备这么多,快摆不下了,是要?干嘛。”

        容野蹲跪下来:“见爸妈。”

        他勾住喻瑶手指:“瑶瑶,我也有爸妈了。”

        这句话轰然落下来,是喻瑶抵挡不了的□□,她咬住唇,忽然之间泪崩,扭过头不看他。

        墓碑之前?,天色刚刚染亮,有一点细细的雨丝悬在?空中,似乎要?落下来。

        容野的声音回绕着,掠过草木青石,到她耳边。

        “瑶瑶,只有你……只有你始终觉得我很好。”

        “我怕他们不放心,不情愿把你交给我。”

        “我没什么能给他们的,就连求婚,我也拿不出?更好的来跟你换。”

        喻瑶忍着抽噎,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又因为容野最后一句话里的某个字眼,所有想?说的都?凝固住,耳中又胀又麻地轰响成一片。

        柔软的雨珠细雾般披洒在?她身上?,呼吸却火热得要?烧起来。

        容野单膝跪地,在?清晨的山里,空旷偌大?的满目生死间。

        “瑶瑶,第一次求婚,我用一枚最简陋的木头戒指。”

        “第二次求婚,拿着你给我的户口和身份证。”

        “现在?是第三次,也让它是最后一次,好不好?”

        他倾身,攥着准备很久的,握到滚烫的首饰盒,轻轻亲吻喻瑶的唇角,忍耐着颤抖。

        “喻瑶,我用容野整个人,二十年暗恋,和后面所有余生,求你嫁给我。”

        “无论生死,我都?在?这里。”

        “请允许我,对你一生负责。”

上一篇 巨肉调教腐文 纯情校花让我给破了处

下一篇 攻和受在虚拟游戏里 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短文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