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小黄文同桌 不许拿出来,去上课一会我检查

时间:2021-09-15 18:12:54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小胖不甘心自己被打,捂着自己的脸愤愤地瞪住自己的妈妈,却看到了她脸上一片惊恐的神色。

    他再去看赵老师,发现她的脸上也是一副震惊和惊恐的样子。

    “欧阳、欧阳小姐,你怎么会还在这里?”

    赵老师看到的欧阳米的时候,脸上是一片惊慌失措,很快又转变成了着急和后怕,连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欧阳米看着她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一番变幻莫测之后,十分扭曲好笑。

   欧阳米冷笑一声,上前两步,冷声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赵老师你不知道,我当然是来接孩子的吗?不过我要是不来接孩子这一趟的话,还真的不知道我几乎错过了一场这么精彩的大戏呢?敢情你们都把我当傻子耍啊。”

    “欧阳小姐,这都是误会啊!都是误会!”

    赵老师无力地辩解着,可是辩解的声音却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她甚至都失去了直视欧阳米的眼睛的勇气。

    她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心虚了。

    欧阳米看着她越说声音越低、越说头垂地越低的样子,忍不住冷笑一声,嘲讽地质问:

    “赵老师,你说这样的话,你自己也感觉心虚吧?”

    “说起来,你自己也是个老师,怎么不教孩子们美好品德,反倒教孩子撒谎,你真的有资格做一个老师吗?”

    欧阳米围着她的身边,微微转了两圈,眼神始终落在她的脸上,心中一片闷闷的难受和愤怒。

    本来她都已经相信了那个叫做小胖的孩子,他说的每一句话、他说话时一片坦然诚恳的眼神,她都无法怀疑那个孩子竟然是在对她撒谎,而且竟然表现得那么浑然天成,毫无破绽,。

    他们是真的把她当成傻子一样在戏耍吧!

    她只是真的不敢相信,一个孩子竟然会那么的恶毒,她更加不敢相信,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孩子,已经可以那么熟练地隐藏自己的恶毒。

    “欧阳小姐,真的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求求你真的不要怪罪,我只是觉得那种话说出来太伤人了,而且让一个孩子当着你的面说出那种话,不也是让你的面子挂不住吗?所以这才想出了这么个下下之策,希望你能体会我的苦心啊。”

    赵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她走近,伸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一脸哀求的样子,又落下十分可怜的眼泪。

    只可惜欧阳米之前就已经见识过她装哭卖傻、故作可怜的样子,刚才又听到了她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声音,这会儿看着她一脸委屈流泪的样子,别说再对她生出什么同情了,她出来恶心之外还是只觉得恶心。

    “赵老师,你只害怕我或者霍先生生气,就让你和兴趣学校开不下去,你甚至还会担心这个骂人的孩子和他的父母,会因为霍先生的愤怒而受到严重的伤害,可是你为什么不考虑考虑我,我在这个孩子和他父亲那里,受到了什么样的侮辱?”

    欧阳米气得直喘粗气,可是碍于两个孩子还在她的左右,只能把脾气都压下来,只是一双眼睛却是早就气得通红了。

    “既然我们家米米都已经这么生气了,那不如就让这些惹米米生气的人,都从此消失在你的眼前好了。”

    霍宸晞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欧阳米的身后,语气一片强硬和冰冷。

    他抱着知南缓步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有力地揽住她的肩膀,给她传过去一片坚定的温暖的力量。

    “米米,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他转头看着她,低声又温柔地问。

    “宸晞哥哥,杀人可是犯法的!”

    她也迅速地反应过来,冷冷地勾起嘴角,接住他的话。

    “杀人当然是犯法的,可是他们要是在宁城活不下去了,不就自己主动消失了吗?”

    他突然转头看向赵老师,还有那对母子,眼神中爆发出强烈的杀气,可是却在下一瞬又突然换上了温和的笑容,道:

    “只是快刀子杀人未免没有快感,还是要钝刀子割肉,才能让有些人记住这次的教训,不然只怕他们记吃不记打!”

    那钱夫人闻言,立马在钱小胖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又在他的腿上踹了一脚,大声骂道:

    “跪下!你这个孽子!还不快给霍总和欧阳小姐道歉!不然你爸今天非得剥了你一层皮不可!”

    钱小胖转头,不敢置信地瞪住自己妈妈,下一刻伸手推了她一把,嘴里大喊着:

    “臭女人!你敢这样对我!等我回家告诉我爸了,你等着吃爱他的揍吧!”


 

    “钱真廷!你要是不道歉,导致你爸爸的公司出事情的话,他更加饶不了你!”

    钱夫人似乎对这个孩子的无礼和蛮横,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不敢再对他动手,只是口苦婆心地劝说着。

    “钱夫人,你省省吧,我看你家孩子也没有道歉的诚意,即使是强迫他道了歉,他心中并不为自己的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情而感到真心地后悔和反省的话,他也确实没必要开这个金口,我只是需要自己动手来向他那个不善管教父亲,来讨要代价了。”

    霍宸晞说完,冷笑一声,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欧阳米的肩膀,一家五口转身离开了现场。

    “宸晞哥哥,我真是想不到,那个小胖看起来不过比知南稍微大一点,七八岁的人怎么就那么会撒谎的骗人了?还学着大人说那么难听的话。”

    欧阳米一边说着,一边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两只手上牵着的两个孩子,同样是孩子,那个叫做小胖的孩子,是真的的太过成熟阴郁了。

    “有些孩子是孩子,有些孩子,不过是披了一张孩子的面皮罢了。

    “米米这件事情你不要多想,都交给我来办就好了。我已吩咐了景逸了,他们钱家在之后的一个月里,会慢慢地感受到钝刀子割肉的痛感,绝对把他们欺负知南和……我会全部讨回来!”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

    “嗯,这件事情,我不想管了,只要孩子们都好好的,别的我没有什么好求的。”

    欧阳米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又抬头去看知南的情况。

    “知南,你怎么样?鼻子还痛吗?”

    指南看着自家妈咪看过来的视线,想到她刚才说到那个钱小胖撒谎的时候,眼神中那种下意识的嫌弃和排斥,忍不住微微垂下眼帘,避开了自家妈咪的视线,心中略一思索,决定说实话:

    “妈咪,我没事,其实我鼻子流血不是那个钱小胖打的,虽然他确实打了我,但是不是打在我的鼻子上,是我自己恰好流鼻血了。”

    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被钱小胖那种人打到鼻子,最多就是被他在小腿上咬了一口而已。

    那个钱小胖就算打他的,都打得十分不光彩,惯会用些下作的小动作!

    “我看看,现在止住血了吗?”

    欧阳米担心地拿开他鼻孔下面的纱布,却发现鼻血还是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不行,宸晞哥哥,我们还是直接去医院吧,知南也有很久没做体检了,正好去做个体检吧。”

    一行人上了车子,直奔医院,车子没开多久,她就听到知南说:

    “妈咪,我好困……”

    欧阳米将他往怀里紧了紧,伸手想把他的衣领拉紧一点,却意外地摸到了知南滚烫的脸。

    她又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果然十分滚烫,她顿时急了:

    “好烫!是不是发烧了?知南?”

    可是知南只是紧紧地闭着眼睛,完全没有一点反应,已经晕过去了。

 

上一篇端庄人妻的丁字裤 棚户区农民工玩妓女偷拍

下一篇 两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 男的被男的强了小黄文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