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端庄人妻的丁字裤 棚户区农民工玩妓女偷拍

时间:2021-09-15 18:11:51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欧阳米一脸耐心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我就说了一句,我爸爸看到知南妈咪的照片之后,就说了一句想约知南妈咪出来玩,然后知南二话不说就开始揍我!”

    小胖说着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然后还伸手摸了摸自己肉肉的脸颊,似乎十分的不服气自己被打的事情。

    欧阳米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又不得不堆起一个勉强至极的笑容,看向自己面前这个一脸天真无邪的孩子,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他。

    这个孩子什么都还不懂,只是简单地复述了一次他的父亲的话而已。

    可是同样是孩子,她的儿子知南,却已经能够从这样的一句话中,领会出不一样的意思。

    她始终还是对自己的孩子关怀太少了吗?

    她的孩子不仅知道了她的照片和视频在网上曝光的事情,甚至还要考虑她这个当妈的心情,在她的面前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她真的是一个太失败的母亲了。

    “小胖,你爸爸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她最终憋了又憋,只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嗯,阿姨,我爸爸不能这么说话吗?这不是夸你漂亮的意思吗?”

    孩子再次一脸天真地问着,一双眼睛中没有任何的复杂的情绪。

    欧阳米看到他那双坦然的眼睛,脸上堆起一个无奈的苦笑,深吸了的一口气,才回答他:

    “你爸爸应该和你妈咪约会,而阿姨也有自己的未婚夫了,所以以后不能随便开这种玩笑的,你记住了吗?”

    她伸手摸了摸小胖的头,然后起身,走出了教室门,牵起了正等着她的轻歌,无声地转身走向了楼梯,去了另外一层接顾北。

    “妈咪,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那个叫小胖的臭孩子,他又惹你生气了?他要是敢惹你生气的话,我就告诉霍叔叔去,我让霍叔叔给你出气!妈咪你就别难过了好不好?”

    轻歌仰着一张小脸,笑吟吟地看着她,手上轻轻地晃了晃她的手,撒着娇希望她的心情更好一点。

    “妈咪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她伸手摸摸轻歌的头,然后蹲下身子,将自己这个懂事又乖巧的女儿抱进怀里,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又一口。

    “妈咪,我爱你哟!”

    轻歌没有任何征兆地说了一句,然后捧住她的脸就亲了一大口。

    “哈哈……妈咪也爱你,我的轻歌小宝贝啊。”

    欧阳米似乎瞬间就被这个吻给治愈了,脸上重新恢复了灿烂的笑容,捧住轻歌的脸也是一顿乱亲。

    “妈咪你也太偏心了吧?怎么总是这么喜欢亲小妹,都不亲我的。”

    顾北的声音突然插入到母女俩的互动中,引起了欧阳米和轻歌的注意,母女俩都转头去看顾北。

    他正站在一个教室门口,背上还背着弓箭,手里还拿着一只羽箭,十分英姿勃发又神气的样子,显然已经是个小小男子汉了。

    “二哥哥,你看看你这一身又是弓又是箭的,看起来就是个不好惹的样子,妈咪才不稀罕亲你呢。”

    轻歌挤眉弄眼的,取笑起他来。

    “你有本事也来学学,这可不比你那个什么烘焙班的课程有意思多了,你就一天天净学些没什么用的东西!”

    顾北忍不住她的挑衅,顿时回呛了一句,昂着下巴,像只随时备战的公鸡。

    “行了行了,都省省吧你们两个,明明是一对亲兄妹,怎么总是喜欢搞得剑拔弩张,跟什么仇人似的?”

    欧阳米及时出声,阻止了兄妹两个的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

    “行了,把衣服换了,跟我回家,知南还受了伤,不知道急救箱够不够用,要是不够用的话,咱们还得陪他一起去一趟医院。”

    欧阳米将怀里的轻歌放到地上,朝着顾北伸手招了招。

    顾北一听顿时急起来,上前两步,忙问道:


 

    “大哥受伤了?怎么受伤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他?我去给他出气!”

    他说着就要往知南所在的班级走,只是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领子被人揪住,然后下一个瞬间几乎是被人给拎起来了。

    “行了,你就别去添乱了,给我老老实实地换衣服,然后去看看知南,别浪费时间了!”

    欧阳米无奈地摇了摇头,见他冷静下来,才松开了揪住他衣领的手。

    “不行,大哥的身手可不比我差,他要是都被人打受伤了,肯定是那人很强,而且是很认真地和他动手,我必须去给他出这口气!”

    顾北还是的不服气,手脚都在挣扎着,想要逃离掉自家妈咪的控制,一张脸因为用力而憋得通红。

    欧阳米听完顾北的话,脑子里却突然一阵短路,似乎要想起一些什么,可是那个念头却还是一闪即逝,她始终没能抓住。

    可是回头一想的话,那个叫做小胖的孩子,真的会对她撒谎吗?他是恶意对知南出手的吗?

    “行了,还是先去看看知南要紧,你要是不换衣服的话,我们就直接这么走吧。”

    欧阳米瞥了一眼知南身上的装备,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又道:

    “你先去把身上的弓箭取了,然后穿上外套,咱们走了!”

    顾北没有办法,只能去把身上的装备都取下来,然后拿上了自己的外套,牵住欧阳米的手,母子三人一起走出了教室。

    三个人刚刚走过一个拐角,就听见拐角的另外一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微微沙哑可是却又带着两分尖锐的女声,正是刚才的赵老师的声音:

    “你们以后注意点!霍家可不是你我这样的人得罪的起!”

    就算没有看到她的嘴脸,都能想象出她那副张扬跋扈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之前在霍宸晞和欧阳米面前唯唯诺诺、低声下气的样子,低声下气的人反倒变成了别人。

    “赵老师,还是你有主意,不然只怕我们小胖刚才就要说漏嘴了,只怕还要给我们钱家带来大祸啊。”

    另外一个低沉的女声接话,语气中尽是讨好和谄媚的低声下气。

    “妈!我就搞不懂你们为什么那么害怕那个臭表子!爸爸都说了她是个臭表子、臭贱`人了,你为什么还……”

    “啪!”

    小胖那完全失去了天真童趣、反而充满了阴鸷的声音,被一个响亮的的巴掌打断,再也没能说出后文。

    “妈!你为什么打我?!你信不信我告诉我爸去!”

上一篇老汉的粗大征服了我 么么调教吸奶奴

下一篇小黄文同桌 不许拿出来,去上课一会我检查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