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老汉的粗大征服了我 么么调教吸奶奴

时间:2021-09-15 18:10:16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赵老师一脸担心地看着霍宸晞怀里的知南,又恳切地抓住了欧阳米的手,替那个叫做小胖的孩子求情。

    她比谁都知道,知南这个孩子身后的靠山,面前这个男人,是她平常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商界精英、大佬,可是眼下却因为这个的叫做欧阳米的女人和她的孩子,出现在她这个小小的培训班,傻子都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匪浅了。

    她为了小胖求情,不过也是以退为进,在为自己和自己培训班求情而已。

    “赵老师,我会要求你们出示监控视频,以证明你们老师和机构没有失职,同时我也保留向这个孩子的父母追责的权利!如果你们不能出示监控视频,你们这个培训机构也就不用再开了。”

    霍宸晞看着赵老师,眼神中的怒意一压再压,才终于没有全部爆发出来。

“霍先生,真的对不起!可是真的也请你们体谅我们做老师的难处啊,我们也不能时时刻刻都看着孩子,而且男孩子之间打打闹闹也是避免不了的,你看……”

    赵老师被他一句话吓唬到,立刻准备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那个叫做小胖的孩子头上,毕竟她做这份工作,赚个饭碗也不容易,若是真的导致培训班倒闭,她又要到哪里去找下一份工作养家糊口呢?

    “霍先生,欧阳小姐,我们校方一定会配合你们的调查,把监控视频交出来的,绝对不会偏私任何一方的,你们放心好了,我作为一个老师,也绝对不会看着自己的任何一个学生受欺负受委屈的!”

    她一脸诚恳地做出保证,眼眶都已经开始泛红了,只不过看到霍宸晞那阴沉的脸色,又实在是不敢在他的面前做出委屈的样子,生怕他因此而更加烦躁而迁怒她和整个培训学校。

    “我希望查老师能够说到做到,你们可不要到时候在来跟我说什么监控摄像头坏了,没有存档之类的话。不然后果自负!”

    霍宸晞说完,抱着怀里的知南转身走了出去。

    欧阳米也抱着怀里的轻歌迅速地跟了上去,脚步都快跟不上了,她只能着急地喊了一句:

    “宸晞哥哥,你慢一点,我都追不上你了!”

    她说着,右脚绊到自己的左脚,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霍宸晞终于从极怒中稍微回过神来,转身来看她,看到她摔倒在地上,又着急地往回走到她的身边,单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心里虽然担心,嘴里却责怪地说:

    “你看看你,急什么?我只是想到了车上有急救箱,所以才急着带知南去车上,你慢慢来就好了。”

    他说完,低头去的看她的膝盖,你蹲下身子在她的膝盖上轻轻地揉了揉,听到她倒吸了一口气,立马放轻了手上的力道。

    “宸晞哥哥,我这是的小问题,连屁都没蹭破,你不用担心。”

    欧阳米感受着他的细心体贴,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男人真是太温柔细心了,刚才明明还在为知南的事情大发脾气,可是刚注意到她摔倒了之后,就立马心疼得不得了的样子,真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好了,要不你先抱着知南去车上吧,我还得去接上顾北呢。”

    欧阳米微微弯腰,止住了他为自己的揉膝盖的手,然后对着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霍宸晞微微一愣,听到顾北的名字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因为太生气了,居然把顾北这个倒霉孩子给忘到九霄云外了,真是……

    他看了看怀里一脸苍白的知南,还是微微点头,决定先带知南去车上:

    “好,那你先去吧,我先带知南和回车上处理伤口。”

    “好,知南,你乖乖地跟着霍叔叔,妈咪去接了顾北就来找你。”

    欧阳米抱着怀里的轻歌,伸手温柔的看摸了摸知南的头,看到知南乖巧地点头应下,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直到看到到霍宸晞抱着知南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她才带着轻歌转身走回刚才知南所在的那间教室,看到那个赵老师还在训斥那个被叫做小胖的孩子。

    “你知不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啊?小胖,你去欺负人我也麻烦你擦亮眼睛好好挑个对象,你知不知道人家知南家里有多大的背景?你就敢去得罪人家?还连累我和学校和你一起受罪?!”

    赵老师叉着腰、一手指着垂着头的小胖,连珠炮似的说个不停,一张脸气得通红。


 

    “老师,本来就是他先动手打我的,难不成我要站着让他打我,我就不能还手吗?难道因为他家里有钱,所以我就不能还手吗?”

    小胖猛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突然变得对他来说很陌生的赵老师,一双通红的眼睛中也蓄满了泪水。

    难道就因为他的出身背景不如知南,因为他的父母没有欧阳知南的父母有权有势,所以他就活该被打不能还手吗?

    赵老师被他的一番话顶的下不来台,气得手指都在颤抖,最终只能指着他放狠话:

    “钱小胖!你还敢顶嘴!我告诉你,你明天赶紧找个机会去医院也好,去知南的家里也好,反正你一定要去给知南道歉认错,不然我们这个的培训班也容不下你了,你的父母还能不能在宁城好好地待下去,我也不知道了。”

    欧阳米看着那个小胖,觉得他胖胖的脸上的委屈和难过的表情也不像是在作假,心中不禁奇怪,两个孩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毕竟就算是这个小胖来找知南的麻烦,知南也不是的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动手打人的孩子。

    她心中略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毕竟她不想看到自家孩子受委屈,更不希望知南受这件事情的影响,今后都变成一个习惯于用暴力结局问题的孩子。

    再者,她也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中,两个孩子中有任何一个蒙受委屈。

    “赵老师,我觉得你也不用这么生气,不如先问问孩子,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再下定论也不迟。”

    她的走到教室内,看着的赵老师和那个叫做小胖的孩子。

    那孩子的脸上也还有伤,两道血痕明晃晃的在眼下挂着,此时因为一直被赵老师揪住训话,所以的也根本没时间处理脸上的伤口,除了这两道显眼的血痕,他的嘴角还有两块淤青。

    看来这个孩子在知南的手上也没讨了好去,知南虽然被他揍得流鼻血,可是也把这个孩子揍得够呛。

    “欧阳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

    赵老师一转头看到是她,脸上瞬间掠过一丝惊慌,随后又很快地掩饰过去了。

    “赵老师,我就是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奇怪的地方,也不希望我的孩子和这个叫做小胖的孩子,他们之中有任何一个人收到莫名的冤屈吗,所以才决定回来问问清楚。”

    她一脸淡然地看着赵老师说完,又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小胖的头,感受到小胖下意识地瑟缩和躲避,她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收回了手,问到:

    “小胖,你和知南之间到底是为了什么打架,你能跟阿姨说说吗?”

    “你、你……就算我说了,你会相信吗?”

    小胖看着她和善的笑容和眼神,眼珠微微一转,嘴唇微动,似乎是想说的,可是转瞬却又闭上了嘴巴,脸上是一片犹豫的神色。

    “小胖,你要先告诉阿姨,你们之间到底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不能和阿姨说谎哦,只要你不说谎,阿姨就会相信的知道了吗?”

    她耐心地在小胖的身前蹲下来,一双眼睛坦诚地望住他。

    “阿姨,其实是我先说知南的坏话,可是……其实,我也不觉得我说的是坏话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听了我的话之后,就会那么生气。”

    小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开口说出来,毕竟眼前这个阿姨看起来还挺善良的,也愿意听他说,说不定他把这些话说出来了,她就不生气了呢。

“那你告诉阿姨,你说了什么?”

上一篇小东西想要吗想要就自己动 我和小区四个老汉

下一篇端庄人妻的丁字裤 棚户区农民工玩妓女偷拍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