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如何把对象培养成M 在电影院摸到她下面湿透了

时间:2021-09-15 18:05:22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周先生,我一直都很奇怪,既然那件事情并不是你做的,你为什么要顺势承认呢?”

    欧阳米手里端着酒杯,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对面的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

    她是直到宸晞哥哥在记者会上公开了所有的真相,说出了那个宁青青才是策划和传播的果照门事件的真凶之后,她才知道了原来真正设局的人,并不是周礼文。

    可是既然不是他的话,他为什么要在她前去质问的时候,承认一切都是他的手笔?还要用这件事情逼她离开宁城,离开宸晞哥哥?

    难道说他还抱有其他的目的?

    可是他一直在自己这里下手,根本也得不到什么实质性利益啊?

    “欧阳小姐,我早就说过了,是因为我想追求你啊,所以才会希望你离开霍总,只要你离开了他,回到了伦敦,那边可是我的大本营,我想要追求你可比在这里的胜算要大多了。”

    周礼文微笑着回答她,然后举起酒杯和她隔空碰了一下,微微抿了一口,赞了一声:

    “好酒。”

    他嘴里虽说是在赞酒好,可是一双夺魂摄魄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眼神中对她的兴趣丝毫不加掩饰地表达了出来。

    她下意识避开他炽烈的眼神凝视,默默地喝了一口酒,问到:

    “周先生,你今天找我来,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吗?”

    既然当初果照门的事情也不是他的手笔,那他应该也没有理由再来找她的麻烦了才对,难不成他还想要利用那件事情来威胁她做别的事情?

    “欧阳小姐,据我调查所知,你曾经有过一段非常短暂的婚姻,当然以你们欧阳家门槛来说,这对你来说可能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你有没想过,你父母的公司都在伦敦落脚,你如果和霍宸晞在一起的话,就等于被整个欧阳家族放弃,你为了和他在一起,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

    周礼文微微眯了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只可惜欧阳米除了微微掀了一下眼皮之外,没有过多的反应,她再去看周礼文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周先生,那我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本来就对欧阳家族事业没什么兴趣,我只是一心想要专研自己的珠宝设计的这一个技能。”

    她说完,脸上微微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又道:

    “我很重视自己的这一份事业,也很尊重我自己的职业,欧阳家也并不以我的职业为耻,而且任何一个女性也不需要为自己结过婚、生过孩子,而感到自责或者难堪。”

    周礼文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心中的某个地方再次被轻轻地触动,然后不自觉地露出笑容。

    “欧阳小姐,我如果说我想追求你都是我的真心话,你真的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他笑着问,身体微微前倾,一脸诚恳地等着她的回应。

    欧阳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一低头,正好看到自己左手的中指上的那个钥匙圈。

    她还是没舍得取下来,虽然这就是个不值两块钱的东西,但是对她来说却有着非凡的象征意义。

    “这个不用她来回答,我就可以告诉你,你没戏!”

    霍宸晞的声音突然插入到两个人之间,带着两分张扬和猖狂。

    周礼文寻声看过去,霍宸晞正站在门口,脸上还带着两分不可一世的得意。

    他见周礼文看过来,顿时扬起下巴得意地道:

    “周礼文,我告诉你,米米他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了,我们很快就会举行婚礼,你就别有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了,都是在浪费时间!”

    “浪费时间?”

    周礼文不甘示弱地看着他,眉头一挑,问到:

    “霍总,在你求婚成功之前,你花了多长时间追求欧阳小姐?大半年?还是七年?还是你的前半生?”

    他意味深长地一笑,似乎对他的生平事迹都了解的十分清楚,果然成功地引起了霍宸晞的注意力。

    “周礼文,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事你就冲着我来,不要去招惹米米,更不要去伤害米米,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霍宸晞走到周礼文的面前,俯视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自上而下地给出一种压迫感。


 

    周礼文却丝毫不在意,他虽然是坐着的,可是微微一动身子,眼神中也投透出一不遑多让的气势来。

    欧阳米看着眼前的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心中无奈,双手扶住额头,感受着周围人投过来的视线,她只想把脸都一起捂住。

    太幼稚了!

    宸晞哥哥明明在面对其他的事情的时候,明明都是一副很成熟稳重的样子,要不然霍叔叔也不会那么早就把霍氏集团交给他搭理了,可是他为什么一到碰上周礼文的时候,就变得幼稚起来,完全经不住对方的一点挑衅。

    周礼文只要一挑衅他,他必定被挑起情绪,然后疯狂地回击和输出。

    “我要是说,我偏要追求米米,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反正米米也才刚刚答应你的求婚而已,还没和你结婚,就算结婚了,那不是还有离婚这一条路可以走吗?”

    周礼文专会挑着他的痛点来踩,还一脸笑意地看着他想要跳脚,却又不能真的拿他怎么样,真是又好笑又痛快。

    “行了,你们两个的都收敛一点吧,宸晞哥哥,你也是,怎么一碰到他就这么不淡定啊?”

    欧阳米不得已,走到两个人之间,隔开两个人的视线,生怕自己再不阻止,两个人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了。

    “好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家了,孩子们还在学校里等着我去接他们呢。”

    她伸手撤了一下霍宸晞的袖子,人没动,可是却还是收敛了身上的气势,和冰冷的视线。

    “好了,你别生气了。”

    她无奈地一笑,伸手牵住他的手,他立即转头看过来,眼神中戴带着巨大的震惊——

    米米主动地牵他的手了!而且还是当着周礼文那个牲口的面!

    这不就是米米在主动宣示主权吗?!

    “行了,周先生,非常感谢你今天特地请我吃饭,也很感谢你之前为我处理了网络上的那些照片和视频,总之,之后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再请你吃饭吧。”

    她说完,牵着还在神游太空的霍宸晞往外走,直到走出门外,他才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抓住她问:

    “米米,你刚才主动牵我的手了,你没有后悔答应我的求婚对不对?”

上一篇稚嫩小缝进不去 s给m的三十条守则

下一篇小东西想要吗想要就自己动 我和小区四个老汉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