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老汉玩丫头王芳芳的小说 含起她的小豆豆

时间:2021-09-15 18:03:07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景逸,你安排好保镖,送米米回去,我看着她上车之后,就去公司。”

    “宸晞……”

    “好了,米米,你不用再多说了,不管怎么样吗,送你回去是必须的,不然我不放心,就这么定了,走吧。”

    霍宸晞揽着她的腰,一出会场后门,果然还有大批记者在蹲守,霍宸晞和保镖们一路护送,才把她送上了车子。

    看着她乘坐的车子走远,他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老板,你这口气未免松得太早了点,公司可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你去收拾呢。”

    景逸注意到他的动静,转头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语气中已经没有了惯常的吊儿郎当,而是带上了几分严肃。

  霍宸晞和景逸站在总裁专用电梯里,看着电梯的楼层一层一层上升,虽然知道接下来有一场恶战,但是两个人却都是面无表情。

    “叮——”

    电梯门一开,已经有好几个董事会的老头子等在电梯门口了,一见到他都是一脸焦急的样子。

    “霍总,你可算是来了!”

    “是啊,霍总,咱们可都等着你呢。”

    两个老头子走近了,说话的时候急得直拍手掌。

    霍宸晞淡定地看了他们一眼,微微摆了摆手,淡定地从他们两人之间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着:

    “准备开会。”

    “霍总,董事会的都来的差不多了,就等着你来的开会呢的。”

    一个老头子急急地跟上他的脚步,即使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焦急,却还是堆起一脸谄媚的笑容。

    另外的一个老头子见状,也赶紧跟上去,一边走一边汇报情况:

    “霍总,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股价一直在下跌,照这个样子下去,只怕霍氏集团的资金链很快就要撑不住了啊。”

    “我知道,开会讨论!”

    霍宸晞率先跨进会议室,一开门,就听到一阵人声鼎沸,其中还有几个人正互相指着鼻子互骂,简直就和菜市场骂街也没什么差别。

    “霍总?”

    有人终于看到了霍宸晞站在门口的的身影,弱弱地喊了一声,提醒了周围的人。

    “霍总!”

    “霍总来了!”

    会议室的老头子和中年人们都逐渐地安静下来,有些刚才还像是战斗的公鸡一样的人,现在突然蔫了气,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僵硬地站在原地。

    “吵完了?”

    霍宸晞练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们,径直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捡起了桌上的一叠扔乱的资料,随意地翻看了两眼,发现周围已经没有噪音了之后,微微一抬眼,冷冷地道:

    “吵完了就都坐下来吧,有事说事。”

    “是。”

    众人不敢再造次,纷纷整理好手边的资料,然后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里,除了翻动资料的声音之外,再没有的别的声音。

    “好了,你们说说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都有些什么好对策?”

    霍宸晞一边翻看着手里的资料,一边问着,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们。

    会议室内的所有人一听到这句话,顿时会议室里的空气都冷到凝结了,没有一个人敢做出头鸟先吱声。

    “刚才不是还挺能说的吗?怎么这会儿倒开始哑巴了?”

    霍宸晞随手将手里的资料扔到桌子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却把坐在他右手边的老头子给吓了一跳,。

    他转头一看,那老头子却把头垂得更低了。

    “林老,您说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啊?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曾经想把蒋老怪提出董事局的,是你带头力保他留下来的,现在他这颗定时炸弹总算是炸出来了,你倒是说说看该怎么处置啊?”

    他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笑容,一双犀利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他,眼神中一片冰冷的嘲讽。


 

    这个林老头向来就喜欢仗着自己资历老说事儿,所以才会事事都想要压他一头,就连在蒋老怪的事情上,他明知道蒋老怪有问题,却还是为了针对他,而联合董事会的其他人把他留了下来。

    现在,就到了该秋后算账的时候了,也到了该让某些人为自己种下的因而自食恶果的时候了。

    “霍总,这……这我先前也不知道小蒋他是这样的人啊,再说了要不是你去调查他,他不也没这些事情爆出来吗?”

    林老头自知自己的话理亏,所以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是在喃喃自语了。

    霍宸晞听完他的话,连眼皮都没跳一下,只是微微转动眼珠,若有似无地瞟了一眼景逸的方向。

    景逸立马会意,上前两步就指着林老头说到:

    “林老,您说这话就不觉昧良心吗?那蒋老怪可是把我们霍总的果照都传到网上去了,还作假诬陷未来的霍夫人,霍总才是受害者,他的风评都被害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能查明真相吗?”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会议桌对面传来一个声音,十分刻薄地道:

    “景逸,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一个助理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们董事会成员?!”

    霍宸晞转头看过去,是林老头的姻亲张老头,果然一家人蛇鼠一窝,才能说得出这么明显的护短的话。

    “我说的不过是事实……”

    景逸眉头一挑,无所畏惧地迎着他的视线,直直地怼回去。

    “好了,别说了。”

    霍宸晞对着景逸微微一摆手,示意他到此为止。

    景逸也马上见好就收,退后两步,又走回到霍宸晞身后两步的位置站好。、

    “张老,既然您觉得我不应该责怪林老,不如您来说说看,咱们眼下该怎么办才好啊?”

    霍宸晞脸上微微挂着笑意,只是眼神中只有冷冷的嘲讽,而没有一丝笑意。

    张老头早预料到他有这一招似的,立马说到:

    “股价跌的厉害,霍总,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可以解决的事情啊,这……这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把损失的股价补上吧?我老张也没有那么大的神通本事啊。”

    “张老说的也是,股价下跌确实不是你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事情,那么就请在座的各位股东一起来分担吧,请各位大股东增加手里的持股,度过公司这一次的股价危机,要不然,交易所那边可没办法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霍宸晞冷笑着看向张老头,手在桌子上敲出的有节奏的声音,虽然一个字都没说,但是身上却还是散发出的强烈的气场,足以震慑住在场的每一个人。

上一篇口我小说 上课怎穿内裤被同学莫

下一篇稚嫩小缝进不去 s给m的三十条守则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