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在办公室被老板摸出水 被几个老中医玩弄我

时间:2021-09-15 17:59:21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回到房间,好不容易将各处的稀奇玩意儿看完,薛丁玲终是能够躺在床上,只是眼中的兴奋劲一直未曾黯淡,定定地看着木质结构的天花板,“这个地方真是不错!”

    盛笃行正在收拾着东西,将行李之中的衣物拿出,摆放在一处,闻言,微抿着唇,这是他对于这一次的出行,最为开心的时刻,“当然,你可以将这里画下来,到时候即便是回去了,也能够看到!”

    “不过今后你要是想来这里了,随时都能够来!”

    盛笃行来这里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想要带着薛丁玲来到这里游玩,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的环境美好,绝对是薛丁玲所喜欢的,自己正好,之前所特意定制的戒指也到了,可以交由薛丁玲了。

    这个是给薛丁玲的惊喜,他已经从女人答应来到石城之后就已经开始在策划,这么久了,终是能够实现了。

    这种欢愉不断地刺激着盛笃行,让他的心中不断地冒出些许颤抖。

    接下来的几天,盛笃行一直带着薛丁玲来往于各个美景之间,陪着女人画画,看着一幅幅不断将眼前的美景直接拓印下来 画作,似乎是只要看着是这些画,就能够身处其中。

    那种引人遐想的画面,很是逼真。

    薛丁玲在这里,内心之中的斑驳也在不断地清理干净,让人的心产生更多的欢愉。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刚刚格勒尔找我有点事!”

    夜晚,盛笃行看着正在上着色彩的薛丁玲,出声,说着 ,便朝着门口走去。

    薛丁玲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现在的她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画作。

    今天就是因为和盛笃行在外面玩得过于晚,这才导致本该在白天就能够完成的画作,硬生生地挪到了晚上。

    而从房间之中出来的盛笃行并没有去到一旁的格勒尔屋中,而是直接将兜中的钥匙掏出,打开了车门,很快,汽车便消失在了原地,只余下了些许的灯光在道路上不断地疾驰着。

    盛笃行的心情很好,他准备今天就和薛丁玲交换戒指,现在的他是驱车前往不远处的一座城镇,将自己定制的礼物取回来。

    一路上,几乎是少有地看到来往的车辆,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盛笃行一人,夜晚的静谧并不能够让车内的人知晓,只是觉得原本还算是不错的天气,怎么变得没有任何的光亮,刚出门的时候,天空之中的月亮都被乌云笼去了身形。

    盛笃行只会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这么的欢愉,心中不断冒出的喜悦将原本应该很轻易就能够察觉到的不同寻常直接忽视,脚下的速度不断地提升,在经过来到这里时遇到的那座圣山之时,盛笃行不免对着那方看了一眼,意料之中的没有看到任何的东西,就是最基本的山形都没有看出。

    只是很快,盛笃行便发现了异样。

    车下的地面怎么会越发地抖动,不断地刺激着自己的身体,大脑在此刻终是清醒,猛地踩下刹车,随着一股惯性袭来,盛笃行用力地向前倾斜,终于是稳定了身子,但是身下的抖动依旧是未曾停止。

    地震?

    这两个字瞬间在脑中浮现,警惕和担忧在这一瞬很快席卷了盛笃行的脑中。

    手中的动作不停,直接转弯,朝着来时的方向疾驰着,手机拨通了薛丁玲的电话。

    但是“嘟嘟……”的声响一直响起,就是没有任何接听的迹象,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盛笃行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但是捏着手机的手在此时已经是不由自主地发抖,身下的抖动已经是进入了一种狂暴的状态,幸好这边这一片都是平原,倒是没有什么巨石滚落。

    再次拨通格勒尔的电话,这一次倒是很快便被接通。

    “格勒尔,你没事吧?”

    语气急促,“你帮忙看看薛丁玲怎么样了,怎么一直没有接电话?”


 

    格勒尔正喘着粗气,脸颊之上满是灰尘,身上的衣物也有不少被划破的地方,但是对于盛笃行的问话,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笃行,你夫人她,……”

    “轰隆……”

    盛笃行只听得一声巨大的坍塌声传来,从手机的听筒处不断地刺激着着自己的耳膜,那声音就像是在自己的身体之中不断地响起一般。

    眼中发狠,盛笃行将手机开了扩音,直接扔在了一边,脚下的油门紧踩,不断地在晃动着的张开了各种裂缝的道路上急速行驶着。

    此刻,在他的心中,只有赶紧到薛丁玲的身边。

    “格勒尔!”

    “格勒尔,你怎么样?”

    怒吼着,声音满是嘶哑。

    在静谧的夜晚中,疾驰的道路上,似乎就只剩下了盛笃行这个人,直接按下窗户,感受着冷风的吹拂,他想要尽快地将心中的这股燥热压下,心中的慌乱就像是刚刚开闸的洪水,不断地席卷着自己的心脏。

    终于,伴随着一阵嘈杂的声音,盛笃行终于是听到了格勒尔的声音。

    “咳……咳,我没事!”

    男人的声音满是嘶哑,难以想象刚刚的他经历了什么。

    “你夫人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我并没有看到她!”

    “不过你放心,我这里的建筑都是木质结构,底下有些可以躲藏的地方,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格勒尔对此也是很着急,在地震刚开始的时候,不过是晚上八九点钟,依照现在盛笃行在外的情况来看,薛丁玲是不会睡觉,怎么会一直没有发出声响呢?

    况且在地震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小范围地震动,当时的自己就已经叫喊出声,进行了提醒。

    “你出去之前,她正在做什么?”

    格勒尔这些年在这里经营着这家民宿,知道这里的情况,少有的地震,也难以将这一片摧毁,更不用说,直接将房屋倒塌。

    但是如今,这件事已经发生。

    此刻的盛笃行已经是慌乱不已,眼中满是急切,脑中不断地疯狂运转,“在画画!”

    难道是画的过于入迷?

    不会的!薛丁玲一定不会出事!

    对此,盛笃行坚信不疑,不知道是给予自己安慰,还是给予薛丁玲一种希望。

    但是这一切对于现在不知情况的盛笃行来说,都是一场虚幻,如今还没有找到薛丁玲。

  “呲!”

    随着剧烈的刹车声,车子终于是停在了已经坍塌的大门口,眼中闪过一丝的慌乱,这样的场景是自己没有料到的,怎么会这么严重?

上一篇老师色诱我好爽 把我内裤拨到侧面直接做

下一篇几个学长一起上我怎么办 粉嫩的小扇贝开开合合视频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