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人妻哀求迎合 老师我想吃你的小兔子阅读

时间:2021-09-15 17:51:05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盛笃行闪动着双眸,看了一眼薛丁曈,便将视线移开,看向了窗外,眸中带着些许的亮光,他似乎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何会看自己不顺眼了。

    这种心理并不是说不正常,毕竟现在盛家是桑城的大族,而薛家,已经彻底地成了一具空壳,这种地位上的差距,总是会让人难以平衡,但是薛丁玲在盛家会遭受到欺负 ,尤其是自己一直未曾告知外界的人,自己结婚的对象,甚至于自己结婚的消息都未曾披露,并不是说不希望被知晓,而是薛丁玲的身份。

    她并不想让别人在提起自己的时候,就是盛家的媳妇,而不是自己。

    这种称谓,会让她难以摘掉,亦或是说,要用尽不少的办法摘除,但是她现在的希望是能够走上画家之路,在这一条路上,需要的 东西太多了,她不愿意被人说成是依靠着盛家的许虚无空洞,她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走上去,让别人知道,她薛丁玲是一名油画家,再是盛笃行的妻子。

    “这件事,其实是丁玲暂缓的。”

    盛笃行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无奈和自豪,对于薛丁玲有这样的想法很是自豪,他有信心,薛丁玲将会在不久之后,成功地视线愿望,而他准备的世纪婚礼也将会到来。

    “她不愿意别人称之为盛家夫人,而是以先认识她之后,才知道她的其他附属身份。”

    男人的话语带着些许的震颤,落在了薛丁曈的身上,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看到的是盛笃行坚定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怯懦,那是无比的自信和坚定。

    薛丁曈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自己想错了。

    并不是盛笃行不爱自己的妹妹,而正是太爱了,所以才会这样任由薛丁玲追求着自己的梦想,想到了前些天举办的画展,也是因为他们家,才能够给予薛丁玲这么一个好机会。

    “行吧,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

    薛丁曈没有了其他的话语可说,只得缓声道:“先去看丁玲吧,也快醒了!”

    说着,便率先推开了安全出口的门,走了出去。

    盛笃行怔愣地站在原地,倒是没有想到,薛丁曈这个时候会这么好说话,这么决绝地离开。

    “不想走了?”

    盛笃行一怔,猛地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见薛丁曈还伸手抵着房门,等着自己出来。


 

    直至走在了走廊之上,盛笃行都感觉有些难以相信,看着眼前男人的背影,没有想到,将这件事情说清楚之后,薛丁曈会这么好相处,还会帮自己拉门了。

    这可是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感受到的温和,这股从心底深处冒出的欢愉和轻松,瞬间就将自己包裹。

    就是呼吸之间都带着些许的兴味,让人原本还有些焦躁的心情瞬间变得更为平静。

    站在薛丁玲的病房门口,薛丁曈站定,就在手要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盛笃行出声,“大哥,刚刚是我激动了。抱歉!”

    盛笃行目光灼灼地看着薛丁曈的背影,对于这种认错的话语,自己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别扭,长这么大,除了在父母面前,以及薛丁玲的身边认错,这还是第一次在除此之外的第四人面前说出这种话语。

    但是似乎将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并没有想象之中那般的艰难,倒是显得轻松不少,看着男人的背影,还有些欢愉,明显地,在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后,薛丁曈的身体有些僵硬。

    那一刻,让盛笃行觉得,不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在面对薛丁玲的时候,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够让薛丁玲有一个欢愉的未来。

    这就是他们所希望的!

    而他们的目标相同,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做着各自不同的事情为之努力。

    “既然叫我大哥,那就没有必要对你太过于严苛,希望你能够永远对丁玲好,就行!”

    薛丁曈没有耽误时间,很快便平复了心情,将手中的门把手扭动,来到了屋内,而盛笃行紧跟其后。

    薛丁玲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浑身都伴随着些许的酸软,而肚子上传来的隐隐痛楚,让她回想起了, 自己在昏迷之前,遭遇到的是些什么。

    “笃行?”

    终于是将眼前的场景看清楚,入目的白,只是稍稍扭头,便看到了蔓延惊喜的盛笃行。

    不由地出声呼唤,这是怎么了?

    “别动,好好躺着!”

    盛笃行伸出手,将原本想要将身子抬起来的薛丁玲压下,眸中闪过一丝的担忧,“刚刚做了手术,知道为什么会痛吗?”

    语气柔和,像是在哄着孩子一般,说话的同时,还将一杯温水递到了女人的唇边,而吸管也在其中。

    薛丁玲并没有立马回应男人的问话,而是借着吸管喝了一口水,这才感觉到干涸的口腔得到了滋润,让人的心中浸润了些许的欢愉。

    “怎么了?不会是阑尾炎吧?”

    这倒是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为之疼痛的病,见到盛笃行点头,这才确定。

    心中不禁感慨,自己一直都是在规律饮食,倒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而且是这么突如其来,没有任何 的预兆。

 “丁玲这才刚醒,就别打扰她了!”

上一篇在客车和陌生人做了h文 宾馆双飞两个老熟女在线

下一篇 晚上检查不能流出来若若 亲戚乱小说录目伦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