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在客车和陌生人做了h文 宾馆双飞两个老熟女在线

时间:2021-09-15 17:49:58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急性阑尾炎,需要赶紧做手术!”

    医生只是留下了这一句话,便直接吩咐护士将薛丁玲推进了手术室。

    盛笃行站在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手指不断地绞在一起,而手臂衣服上还残留着薛丁玲刚刚身上留下的汗水浸湿的痕迹。

    急性阑尾炎?

    这五个字不断地在盛笃行的脑中响起,不断地循环着,终是将盛笃行那股难以言喻的急躁缓缓地平复下来。

    还好,还好并不是很严重的病症,在看到薛丁玲那般虚弱的时候,自己几乎是要以为女人就会离自己而去,那种心慌和害怕,瞬间就将自己淹没。

    这个时候的他才感受到疲惫,极度紧张的状态之下,骤然有些轻松的心理出现,那种疲惫感,让自己的眼前一黑。

    “啧!”

    盛笃行连忙伸出手,撑住身子,神情之中夹杂着些许的后怕。

    缓缓地舒出了一口气,眸中夹杂着些许的松懈,来到了一旁的座椅上坐下,终是能够放松了。

    “叮铃铃……”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让盛笃行在那一刻还难以做出反应,等到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才意识到,连忙掏出手机,接通电话,“喂?”

    “盛笃行,我妹妹去了哪,怎么打电话不接?”

    薛丁曈暴躁的声音响起,在盛笃行的耳边炸响,让他有片刻的呆愣,但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没干什么,在齐老画室画画!”

    盛笃行并不想让男人知道,如今薛丁玲所处的环境,总感觉这个男人一旦得知,就会直接前来将薛丁玲带走。

    他可是还记得当初这个男人说过的,如果自己让薛丁玲感受到痛苦,就会毫不犹豫地带走她。

    “说实话!”

    薛丁曈不愧是做过侦查,盛笃行不过这么简单的谎言,都能够直接拆穿。

    “赶紧说,我妹妹在哪?”

    男人的声音很是严肃,不容置疑地问话,让盛笃行深刻地意识到,这个男人是薛丁玲的亲哥哥。

    “丁玲急性阑尾炎,现在正在医院做手术。”

    “什么?”薛丁曈先是有些难以置信地反问,然后很快便平复了下来,“我马上来!”直接挂断了电话。

    盛笃行看着手机,眸中闪过了一丝的难以言喻的痛苦,脑中还在不断地回放着之前薛丁玲满身冷汗,苍白着脸色望向自己的模样。

    难以想象,当时的薛丁玲遭受到了怎么样的痛苦,这是自己认识她以来,第一次见到女人露出这样的虚弱的神情。

    他想,这种身体上的病痛,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去人为阻止的,他不敢去想象,今后的生活之中还会有多少的意外发生,但是自己会努力地将薛丁玲保护好。

    “齐老,不用担心,丁玲是阑尾炎发作了,并没有什么大碍,马上就会出来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等她出来了给您回个消息!”

    给齐老说明了情况之后,盛笃行视线便紧盯着手术室大门,神情严肃。

    “还没有出来?”

    薛丁曈来的时候,手术室房门的灯光还亮着,语气急促。

    “这才进去了不到半个小时,别急!”

    盛笃行不知道这是在安慰着自己还是在提醒薛丁曈。

    但是显然这句话让薛丁曈心中有些不喜,并没有应声,只是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便站在一旁,看着手术室大门。

    两个男人站在门口,倒是形成了一道风景线,来往的人群都忍不住地为之侧目。

    终于,在不到一刻钟之后,随着灯光的暗下,手术室门打开。

    两个男人僵硬的气氛也终是被打破,慌忙地迎了上去。

    “医生,她怎么样了?”



 

    语气急切,盛笃行直接抓住了医生的手臂。

    医生刚想要摘下口罩的手就被束缚,心中带着些许的不满,不过是个简单的阑尾炎手术,虽说也有一定的紧张要素,但是并不至于这样的慌乱吧?

    这个病人家属也太不镇定了!

    “手术很成功,一周之内都注意饮食,切忌辛辣刺激食物,另外,多注意运动,在医院观察一周之后就能够出院。”

    说着,便用力地抽回了手,视线落在了一旁的已经推出来的病人身上,看着没有什么问题,便直接离开。

    薛丁曈直接来到了薛丁玲的床边,看着已经沉沉睡过去的妹妹,眼中带着些许的柔和,真好,没有什么大事。

    然后视线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盛笃行,带着些许的嫌弃,直接顺着护士的力道推着薛丁玲离开了原地。

    这是什么意思?

    盛笃行站在原地,看着薛丁曈的背影,眸中闪过一丝的疑惑,这个男人就因为这个事情对自己不满了?

    他不过是有些急切,想要得知薛丁玲的情况罢了,怎么对他这种态度?

    但是对于薛丁玲的态度,他是绝对不容许有人反驳质疑的,快步跟了上去。

    终是赶上了,“薛丁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我这么嫌弃?”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是丁玲的丈夫!”

    “你即便是再不喜欢我,也应该承认吧?”

    盛笃行不明白,这个男人一直这么争对自己的原因。

    薛丁曈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再次将视线落在了薛丁玲的身上,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模样,将原本撑在床铺上面的手收回,眸中夹杂着些许的不耐,“你跟我过来!”

    说着,便直接走向了另一边,看着病床不断地远离,直至推进了不远处的电梯,这才转过身。

    而盛笃行则是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眸中闪过一丝的讶异,跟在薛丁曈的身后。

    “你说你是丁玲的 丈夫,这件事并不是一定的,能够结婚,就能够离婚!”

    “至于我为什么会一再地对你不耐,也不过是因为你暂时并不值得我好生对待!”

    薛丁曈的声音满是不屑,对于盛笃行这些日子的表现,虽说是挑不出毛病,但是就这个男人和自己的妹妹结婚的时候,那种敷衍,那么草率的场景上,就足以让自己难以放下心。

“大哥,我尊称你一句大哥,不过也是因为你是薛丁玲 的大哥,我和丁玲之间的事情,并不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我对她 的好,也不是你能够轻易得知的!”

    盛笃行实在是难以理解,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不喜到底是源于何处,但是心中这种不甘还是存在,难以遮掩。

    他想要问出原因,他想要知道,但是这个人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具体的缘由。

    “是,现在我妹妹是长大成人了,但是不论如何,我身为她的哥哥,就会保证她的安危!”

    薛丁曈紧紧地盯着盛笃行,眼眸之中的狠戾几乎是要化为实质,“这一次,我会好好看着!”

    “你和薛丁玲结婚,为什么不告诉别人,凭借着你盛家的产业,有什么是不能够举行婚礼的?”

    “还是说,你纯粹就是想要让自己以隐婚的姿态在桑城活动?”

    薛丁曈一直觉得就是这件事儒如鲠在喉,为什么这个男人并不举办婚礼,难道就真的仅仅是因为时间紧促?

    但是距离他们两个结婚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难道一场婚礼,还是难以办下?

上一篇在车内揉搓她的双乳 和闺蜜一人一个鸭子

下一篇 人妻哀求迎合 老师我想吃你的小兔子阅读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