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在车内揉搓她的双乳 和闺蜜一人一个鸭子

时间:2021-09-15 17:47:57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倒是这样的情况让齐老很是吃味,本来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徒弟,竟然变成了别人的!

    但是对于自己的徒弟能够进步,还是有所欢喜。

    终于等到了魏晋北离开,齐老便是马不停蹄地直接让薛丁玲来到家中,准备让其直接作画,他倒是要看看,在魏晋北的指导下,能够得到多大的进步。

    薛丁玲对于老人这般争风吃醋的模样很是好笑,但是还是听话地行动。

    画笔如同是流水一般地顺畅,一勾一勒,很快便将眼前的事物展现在了纸张之上。

    薛丁玲的视线认真,眸中的黑幽几乎是要和墨色一般,让人忍不住地深陷其中。

    而站在一旁的齐老面带着些许的惊奇,对于薛丁玲这些日子的进步,有了大概的了解,即便不是进步神速,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心中对于这个北朝,更是产生了一股胜负欲。

    当年这个人在油画界初露锋芒的时候,自己刚刚退休,也曾见过这个人的画,的确是少见的有天赋之人,但是之后便没有听闻过他的消息,也就不再放在心中,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直接帮忙丁玲举办画展。

    这两者的关系,通过盛笃行自己已经知晓,也只能够感叹薛丁玲运气之好。

    苍老的脸颊之上,带着些许的红润,真是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有这么两位年轻的油画家,这样的天赋,想来今后的成就并不会在自己之下。

    薛丁玲原本只感觉到自己肚子一阵刺痛传来,就如同是吃坏了东西一般,但是很快,她便发现并不是,那种钻心的痛,就像是肚子之中有谁在用电钻,在不停地给自己施加压力,那尖锐的钻头,几乎是要将自己的肚子直接戳穿。

    脸色瞬间苍白,手中的画笔早已拿不稳,冷汗在额上冒出,滴落,连忙将画笔放下,艰难地想要站起身,但是不想,双腿此时已经麻木。

    “丁玲?”

    齐老有些慌乱,不知道女人是怎么突然就这样。

    “老师,我没事,就是……肚子有些痛!”

    薛丁玲艰难地安抚着老人,一边蜷缩着身子,希望能够以此来压迫疼痛得到舒缓。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齐老看着身旁这般痛苦的薛丁玲,慌忙地来到了桌前,接起电话。

    “齐老……”

    盛笃行的话还未曾说完,就被齐老打断,“笃行,你赶紧过来,丁玲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疼得厉害!”

    “好!”

    盛笃行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语气瞬间变得紧张,脚下的油门踩下,车子在道路之上化成一道流星瞬间窜过。

    薛丁玲艰难地抬起头,看着齐老,“别担心,我没事!”

    “什么没事,你这都不能够动了,别说话了!”

    齐老狠狠地瞪了一眼薛丁玲,这个孩子,仗着年轻,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不过现在的他站在这里也不能够做些什么,只能够陪伴着。

    将一杯温水递到了薛丁玲的手边,柔声道:“来,喝一点!”

    薛丁玲此时已经是眼前模糊,被疼痛刺激出来的生理性盐水几乎是将眼眶盈满,即便是蹲着身子,不断地挤压着自己的肚子,这股疼痛还是让人难以忍受,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不断地啃噬着一般,那样的让人痛苦。

    她并不想动弹,但是眼前的这杯水,是齐老端出,她不想让老人太担心,只能够艰难地伸出手,颤微地送到了口边,一饮而尽,眼泪在此时也是顺势直接留下。

    暖流顺着口腔不断地向下,但是很快,便消失了温度,背后的冷汗在此时不断地发挥着它的效应,那种冷意,在不断地侵蚀着自己的皮肤,甚至在不断地渗进了自己的骨血,让人忍不住地战栗,同时,肚子中的疼痛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缓解,有着愈演愈烈的架势。

    薛丁玲在此刻都觉得自己就要这样疼晕过去,终于耳边听到了模模糊糊的急切的脚步声。

    “丁玲?”

    “丁玲你现在怎么样?”

    盛笃行的话语急切,在听到了齐老的催促之后,自己原本还想要慢慢地驱车前来的心思瞬间消散,只想要赶紧地来到这里,看到薛丁玲。

    刚刚自己在门口台阶时候还差一点就直接摔下,那种慌乱,几乎是要将脑中的理智直接融化。

    看着薛丁玲苍白的脸色,心中的那股难以言喻的紧张和慌乱,几乎是要将自己淹没。

    “别怕啊,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盛笃行说着,便半蹲下身子,将薛丁玲抱在了怀中。

    “笃行,我已经通知救护车来了,不过看样子还需要一段时间,你直接送去医院吧!”

    齐老看着被抱起之后,清晰地看到的薛丁玲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心中一紧。

    盛笃行点了点头,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车子疾驰在路上,没有任何的顾忌,不断地在超越着,仪表盘上的速度还在不断地增加。

    看着蜷缩在座椅上的女人,是盛笃行从未见过的这般的虚弱的薛丁玲,这样的脆弱,似乎是伸出手,就能够轻易地摧毁,让人的心中不断地充斥着难以言喻的疼痛和担忧。

    “薛丁玲,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定不会有事!”

    盛笃行的心中不断地说着,神情严肃紧张。

    看着女人紧皱着眉头的模样,盛笃行都要感觉,自己的心脏也随之不断地泛着疼痛。

    那种难以言喻,几乎是要将自己撕碎的疼痛,不断地从体内蔓延出来。

    终于,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剧烈的摩擦在地面留下了一道长长的黑色印记,盛笃行此时没有任何的想法,心中只想着能够赶紧将薛丁玲送到医院检查。

    将几乎是要疼晕过去的薛丁玲抱在怀中,盛笃行慌乱地顺着指示牌来到了急诊室,“来人!”

    声音急促而嘶哑,完全失去了原有的风度。

上一篇同桌摸我乳头 bl撑开菊眼道具拳头男男

下一篇在客车和陌生人做了h文 宾馆双飞两个老熟女在线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