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被蹂躏的故事 男鸭子把我伺候得很爽

时间:2021-09-15 17:46:14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盛笃行的心中却是无语,之前在您说出什么话语的时候,我没有发出任何的感慨,你就直接开怼,我可是记忆犹新,反正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自己这样说了之后,您不也只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突然,盛笃行找到了一个能够和自己的母亲势均力敌对话的方式了,夸赞,所有的一切都只需要自己夸赞上一波,就能够让她不再如同过去那般直接说得让自己求饶。

    “你姑姑离婚了。”

    “离婚?”

    盛笃行不可置信,自己姑姑和姑父的感情他可是见证过一些的啊,怎么会好好的就离婚了呢?

    “行了,知道了就行,别想着去外面说,伤了你姑姑的心。”

    慕晚瑜警告着,“还有,你要是再不去看着你家的媳妇,怕是要直接没影了!”

    盛笃行连忙回头,看着已经走到了拐角处的薛丁玲,连忙和慕晚瑜说了一声,大步追了过去。

    看着奔向媳妇的盛笃行的背影,慕晚瑜深深地叹了口气,果真一切都还是得离开自己,即便是自己的儿子!

    “家桐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画展开展的当天,来自各地的人们都蜂拥而至,对于北朝,这个可是残留在他们心中的王者级别的人物啊,已经多少年没有听说过消息了,一幅作品都未曾问世,跟不用说,关于北朝这个人的了解,不少人都在猜测,会不会是年纪大了,已经封笔,亦或是说,出了什么事,但是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众说纷纭,没有定论。

    今日,终是能够再看到北朝的作品,而且一次性是这么多的画展,简直就是将他们原本心中所有的猜测都瞬间击破。

    每一幅画的前面都驻足了不少的人在观看,眼中的敬佩依旧,同时心中也是疑惑,为何多年未曾出山的北朝会突然举办画展,而且画展之中,还有三幅为一名新手画家,薛丁玲所做。

    这个人的笔触在看画者眼中,还算是有些稚嫩,但是其中的灵气和天赋却是不容驳斥,是个好苗子,纷纷怀疑北朝和薛丁玲的关系。

    他们对于桑城薛家的事情并不是很关注,即便是知道一些事情,也不会联想到薛丁玲和薛家的关系上,只是会想,薛丁玲可能是北朝的徒弟之类。

    这些并不会印象看画者的心情,反而更为激动和感兴趣,对于他们来说,北朝的画,就是需要有人能够传承下去。

    “丁玲,如今看到你这样,大哥是真的感到开心!”

    薛丁曈站在不远处,和薛丁玲一同将视线看向前方挂着的那副画上,那是薛丁玲展出的其中一幅,正在被不少人围住,欣赏评判着。

    虽说薛丁曈对于这一方面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作为观赏者基本的审美还算是在线,从他人的评价之中,也能够知道自己妹妹的能力。

    夸赞的话语直接说出,让站在一旁的薛丁玲都有些害羞,不想盛笃行倒是直接伸手揽住她,眼中闪过一丝光彩,看向一旁的薛丁曈,“是啊,我们家丁玲就是厉害!”

    薛丁曈心中的欢愉在男人伸手搭在自家妹妹的肩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僵硬,在他说出这种话之后,更是一种难耐的想要动手打人的冲动,这么讨打的人怎么能够被自家的妹妹这么喜欢呢?

    真是……最后的两个字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不甘地瞪了盛笃行一眼,不能够对自家的妹妹发脾气。

    “你们两个真的结婚了?”

    即便是薛丁玲将结婚证拿了出来,让自己的哥哥看了,但还是难以阻止这个男人一再怀疑的心理,这不,再次问起是否结婚的话题。

    盛笃行已经有些不耐,这是多么不希望自己和薛丁玲在一起啊!

    但是这毕竟是自家媳妇的哥哥,况且,上一次就因为和他互相不相让,让薛丁玲生气了,自己这一次,不论如何都不能够再如同上次一般,这是薛丁玲开心的日子,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和这个并不承认自己的 哥哥让她伤心。

    “当然,上一次不是都给你看了结婚证?”


 

    “那为什么不办婚礼?”

    “这不是当时结婚匆忙,就等着你回来了再举行吗?毕竟结婚你没有看到,但是至少婚礼还是得在现场吧?”

    盛笃行的话语很是平和,眼眸之中也满是认真,对于这个男人,自己已经是极力地压制着心中的郁闷。

    薛丁玲忍不住地伸出手,捏了捏盛笃行的手,带着安抚的意味。

    薛丁曈当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即便是有很多的不满,但是依旧是强忍着,未曾多言,只是冷哼了一声,直接扭过头,不再多言。

    而薛丁玲则和盛笃行互相对视了一眼,眸中带着些许的笑意。

    “大哥,等我们准备好了,就一定会举办婚礼。你可别在消失了啊!”

    薛丁玲看着自家大哥稍显落寞的身影,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当然,我会一直保护陪伴在你身边的!”

    薛丁曈言语坚定,出奇地没有再和盛笃行斗气。

    “放心吧,大哥,我相信笃行会对我很好!”

    薛丁玲对于盛笃行的信任已经难以磨灭。

    “北朝的这些画依旧是一如既往的高水准啊,就是不知道北朝到底是何人,时隔这么多年再次出山,竟然是给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充当台阶。”

    “诶,话不可以这么说,指不定这是他的后备呢,这么多年终于出现,也算是给了我们过足了眼瘾不是?”

    “也是。”

    ……

    这样的对话随着人群的流动逐渐地远去,但是站在原地的薛丁玲却是听得清楚,对于自己的这一次画展将会遭遇到的情况是自己所能够预料到的,这样的情况对于自己来说,并不会让自己伤心,倒是还有一定的激励作用,让自己心中的激荡不断地上升。

    恨不得现在就去作画,了解自己的不足,这些时日,她几乎都是在画展之中度过,对于魏晋北的作画风格也有所了解,这样的水平对于自己来说,的确是如同一座高山一般,但并不难以攀越,她想,只要自己努力,总是会有机会。

    “怎么样?”

    好不容易等到夕阳西下,回到了盛家,慕晚瑜一进门便开始问询,关于这一次,薛丁玲画作在画展上的表现。

    并不是对薛丁玲没有信心,但是她就是怕有些喜欢嚼舌头的人随意编造自家儿媳妇的话,让女人的心中产生不好的想法。

    “妈,你担心什么呢,我们家丁玲的能力你还会不知道?”

    盛笃行护犊子,一下就将冲上前的慕晚瑜给找了回去。

    “好好好,我不就是担心出现什么事嘛!”

    慕晚瑜眼中满是笑意,并没有任何的尴尬,直接越过了盛笃行,来到了薛丁玲的身边,将其挽住,带到了沙发前,“想来,不久之后,我们家的丁玲可就要成为一名大画家了!”

    “妈相信你!”

上一篇痴汉电车里的她 办公室惩罚抽臀缝

下一篇同桌摸我乳头 bl撑开菊眼道具拳头男男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