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初生活

手机访问: http://m.hengchu.net

3p太深了办公室h|爽一点搔一点叫大声点

时间:2021-01-13 17:25:40 当前位置:恒初生活 > 生活百科 > 手机阅读

  这样夫妻生活或许会更好一些。”嫂子脸色红红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去看我,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

我感觉这个时候的嫂子,好似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在教育自己的孩子。

 

我其实挺不想去难为嫂子,但是我心里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看到她身上的那几道指痕,我猜想她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

 

“嫂子你也喜欢这个吗?”我咬牙再次问道。

 

“你怎么问这个?不回答行吗?”嫂子有些尴尬,避开了我的目光,装作在收拾东西。

 

我张了张嘴,我看出了嫂子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吗?”停了一会,嫂子似是感觉到了我的期许,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抚了抚刘海,脸蛋挂着一些酡红。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告诉嫂子,虽然这个话题很让她为难,但是我确实很想知道。

 

或许她看出了我的认真,或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让她胆子稍微大了一些,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给我说了。

 

我听到嫂子说,她有时候是不太喜欢的。

 

我皱了皱眉,有时候不爱喜欢,难道大多数是喜欢的吗?

 

看不出来外表端装的嫂子,还挺喜欢刺激的生活,难道外表本分,温柔的女人,内心是很压抑,需要迫切释放的吗?

 

“嫂子,整个过程,你会感觉……舒服吗?”

 

我没有过多的纠结嫂子是不是真的喜欢,直接问道她的感受,因为老婆的表现,让我感觉老婆内心是很开放的。

 

“这……还好吧。”嫂子好似怪我问的太细了。

 

嫂子肯定以为我在故意挑逗她,殊不知,我心里只是想了解一下女人的心理,我对老婆越来越不理解了。

 

昨天晚上我的粗/暴,虽然她很抗拒,但是她身体的表现却比平常更亢奋,更配合。

 

这让我忍不住怀疑,老婆那条被扣裂捅破的黑丝裤袜,是不是那个男人很暴力的直接用手指扣开,然后从后面直接占有了她。

 

一想到老婆在厕所里,在楼道里或是在车上跪在那里,被人暴力的侵犯,我心里有些压抑的难受。

 

嫂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叹息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摆弄着电脑。

 

我以为她生气了,有些不太敢,也不太好意思再和她继续那个话题。

 

过了一会,嫂子竟然走了过来,帮我收拾起了凌乱的桌子,把我赶到了一旁去吃饭。

 

我哦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嫂子会帮我很多忙,其实我挺感激她和刘哥的。以我的资历和背景,如果不是刘哥的帮忙,我肯定没办法就近在上海的一家中学实习。

 

嫂子更待我如同亲人,我刚刚说出那些话,她肯定很生气了。

 

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和她道歉。

 

我摆弄着调羹,吃着米饭,想着嫂子刚刚的表现,她应该也很喜欢那种刺激的体验,我甚至脑海里冒出一个令我自己都吃惊的念头,如果其他男人胁迫嫂子,让她做出某些下流的事,她是不是也不会反抗,并且很享受的。

 

这个念头一生,我就赶紧摇了摇头,我不想亵渎嫂子。

 

“饭都凉了,还不赶紧吃。”

 

我嗯了一声,我大口的把饭吃完,然后收拾好,放回到桌子上。

 

中午我请嫂子在食堂吃的饭,她打好饭,竟然和我分开坐的,我知道她是生气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暂时放一放。

 

中午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多了一条信息,我以为是垃圾信息差点删掉,不过信息内容却让我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徐志是吧,你老婆的身材真不错,特别是那个胎记,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哈哈,或许你还不知道的吧,绿帽男,你的老婆我会好好照顾的。”

 

下午时,嫂子有问过我手怎么了,我没多解释,心里惦记着那个号码的主人,我急忙走了。

 

我搞不懂明明一个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见面才能说,不过我还是到了小广场。

 

夜晚的人挺多的,有几对还是我所在学校里的学生,尽管是高中生,或许是大城市的关系,普遍都偏成熟,有不少都手挽着手,还有抱在一起的。

 

不过看到我过来,那几对小情侣飞一般的跑掉了。

 

我没心情理会这些事情,磕了一支烟出来,没过多久,就看到舒雅气吁吁的跑了过来,满头大汗,看她的样子好像一路小跑过来的。

 

我从旁边超市里买了一瓶果汁,习惯性的拧开后,递给了她。

 

舒雅脸色红彤彤的接过饮料,很淑女的喝了几口饮料后,才是放下书包,坐在了我旁边。

 

我等她缓了缓,就急忙问她查的怎么样。

 

“号码没有绑定身份证号,所以不知道机主的姓名,不过我有把通信记录给拍了一份,因为拍的太小,所以我刚刚特意去打印了一份给你。”舒雅从书包里抽出来一张A4纸,递给了我。

 

原来她要当面见我,是以为要给我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

 

我匆忙接过A4纸,开始找老婆的号码,看到纸上还有一些标注的红色线,我疑惑的看了一眼舒雅,她低声解释了一句。

 

我很感激她的用心,竟然把重复的号码都给标注好了,我看起来就省事很多,我找了一遍,也没发现老婆的号码,这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有老婆的号码,说明这条线索已经断了。

 

我仔细看了看另外几个号码,还没开口询问舒雅的,她就一一告诉我了。

 

这个机主经常通电话的号码,有三个,一个是电信的,两个是移动的,电信那个号是一个叫高大鹏,通话记录最为频繁,剩下两个移动她就没办法查出来了,毕竟她妈妈做的是电信的工作。

 

我拿过那张A4纸走到旁边的电话亭,打通了两个移动的手机号码,拨过去之后,冒充认错人了,确定了这两个号码都在外地,应该和老婆没太大关系。

 

剩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电信号码,我打过去之后,一直处于忙音中。

 

我把最后的希望锁定在仅剩下的那个电信号码上,只要能找到高大鹏,就可以找到给我发信息的那个人是谁,然后再逼他说出,关于老婆的一切,整个问题就解决了。

 

我想通了这一切后,就把A4纸放进了包里。

 

“徐老师,这些能帮助你吗?”舒雅小声问道。

 

“舒雅太感谢你了,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我感激道。

 

望着舒雅有一些忸怩的表情,我忙是拍了一下脑门,她是我的学生,请她单独吃饭明显不合适,我想了想拿出了一百块递给她。

 

“徐老师你这是做什么?”舒雅退后了几步,不解的看着我。

 

望着周遭望过来的眼神,我被当成了一个拿钱诱骗小女孩的坏人了。

 

我忍不住有些埋怨,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老师又不是坏人,你怕什么

上一篇女闺蜜男朋友好大好爽,两个男人和三个女人

下一篇偷欢的人妻欲仙欲死_主人调教纸尿裤play

生活百科本月排行

生活百科热门推荐